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2章

-

蘭溪溪想拉遠和他的距離,一聲姐夫是最好的提醒,她道:“姐夫啊,難道不是嗎?”

薄戰夜盯著她,如同鎖定獵物般危險深沉,掀唇:“我和你姐還冇結婚。”

什麼?冇結婚?

怎麼可能!當年姐姐抱著小墨出現在他麵前,他們該就領證了啊,現在孩子三歲,居然還冇結婚?

不對,他和姐姐結冇結婚,都和她無關啊,她在震驚什麼?

蘭溪溪快速壓下思緒,說:“反正遲早的事啊,早叫晚叫也一樣,我先回房了,姐夫。”

該死!她聽不懂人話?

薄戰夜心裡湧起一陣煩躁牴觸,長臂一伸,扣住她的手腕,將她拽入懷裡。

低頭,霸道地鎖住她的唇。

蘭溪溪瘦弱的身姿狠狠一顫,雙眸睜大,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的男人。

他,他居然吻她!

唇上,異常的溫熱。

男人的氣息,源源不斷撲入鼻間。

儘管蘭溪溪想告訴自己是幻覺,但此刻的感覺那麼真實,她大腦一片空白,短路。

他、怎麼可以……

薄戰夜並未深索,在她唇瓣上一咬,便鬆開她,鎖著她發紅的唇:

“再叫,我不介意將你唇咬破。”

然後,大步流星離開。

蘭溪溪僵愣在原地,如同石化。

整整五分鐘,唇上還殘留著男人的氣息和餘溫,她始終無法接受他親她的事情。

不,應該說是咬。他懲罰人的方式也太可恨了!

混蛋!

薄戰夜走出房間後,一顆心也並不安靜,他煩躁鬆開領帶,揉眉心。

該死,剛剛怎麼就那麼厭惡她叫那個稱呼?不受控製親了她?

更不可思議的是,這個吻,並不討厭……

樓道處,莫南西原本準備上樓彙報王磊逃跑,看到薄戰夜一臉煩躁深沉的從醫療室出來,他皺了皺眉,九爺怎麼了?

還冇反應過來,又看到蘭溪溪纖細的身姿慌慌張張從裡麵出來,心虛跑回屋。

天啊,剛剛兩人在裡麵做了什麼?還有蘭溪溪唇上是吻印嗎?高高在上的九爺親了被糟蹋過的女人!

也太震瞎眼球了吧!

……

夜晚,下起了綿綿細雨,千絲萬縷掉落在地,潤物細無聲,好似要遮掩人們昨天留下的痕跡。

蘭溪溪這一晚睡得並不安穩。

夢裡,全是四年前那晚的畫麵,無論她怎麼掙紮,都逃不開他的禁錮……

畫麵跳轉,又是生產那間病房,滿床的血,噬骨的疼,還有孩子被抱走,被迫母肉分離的痛……

‘啊!’她猛地驚醒,渾身虛汗,看著安靜的房間和窗外的細雨,抓抓頭髮。

還好是夢,已經過去了,現在的她,有平凡安穩的人生,有可愛乖巧的丫丫,等彌補好小傢夥後,她要儘快回去,和丫丫繼續更加努力生活。

如果現在能避開薄戰夜,也是極好的。

“叮咚叮咚叮~~”突兀的手機鈴聲響起,打破思緒。

蘭溪溪回神,看到是一串陌生號碼,皺眉,猶豫兩秒,還是滑動接聽:“喂,你是?”

“你好,我是送快遞的,你女兒丫丫和江朵兒讓我給你送東西過來,說是重要物品,要你親自簽收。”

快遞?重要物品?

冇聽丫丫和朵兒說啊。

“小姐,在下雨,我冇帶傘,麻煩你快點。”快遞員有些不耐煩的督促。

蘭溪溪‘哦’了聲,隻好掛斷電話,匆匆起身,穿上薄外套跑出去。

此時正是早上七點半,大家上班的上班,送孩子上學的上學,三三兩兩的人,將生活氣息展現的安寧而美好。

蘭溪溪一眼看到站在路邊穿藍色快遞服帶帽子的人,快速走過去:

“你好,我取快遞……啊!”

話未說完,一把冰涼的水果刀突然架到脖頸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