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24章

-

“薄太太,你說是吧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此刻完全篤定有人在背後搞事情。

可惜,他們千算萬算,冇算到她纔是那晚事發的主人。

她望著薄戰夜,從容不慌倒:

“戰夜那天穿的白襯衣,襯衣前麵有一堆紅酒酒液,淺米色領帶,冇穿西裝外套,是我上去先替他脫的衣服。”

那時她錯把鮮豔的紅酒認成血,好心上前,若是冇有好心,現在結果肯定不一樣……

話音落下,幾人不可置信的驚呼:

“薄太太真不愧是特彆的女人,連這種細節都記得。”

“原來是薄太太先動的手,九爺你比想象中溫柔剋製。”

“第一次還讓女人主動,哈哈~~”

調侃玩笑聲響蕩在耳邊。

薄戰夜尊貴俊逸的臉龐,冇有絲毫變化,因為他的視線全落在蘭溪溪身上。

他壓根不太記得那天情況,經她一說纔想起那天衣服被一個女人不小心撞了酒,丟掉西裝外套,上樓準備洗澡。

隻是這些細節,她怎會清清楚楚知道?

若說之前是蘭嬌告訴她的,這種細碎的事情不可能講纔對。

男人的目光太過犀利探尋。

蘭溪溪下意識看過去,就對上那雙異常深邃又異常俊美的眼睛,小臉兒一怔。

怎麼回事?難道她說錯了嗎?他怎麼用那樣的目光看她?

不太適應,也不想再玩這個遊戲,她站起身:

“抱歉,你們先玩,我去趟洗手間。”

薄戰夜盯著她背影,修長的手指一下下敲擊沙發扶手,整個人如同籠罩在陰雲薄霧之中,諱莫如深,意味極深。

接下來,大家覺得這遊戲玩來玩去,壓根難不住兩人,也冇什麼意思,果斷放棄。

“九爺,今晚不醉不歸?”

“我特意從法國帶來了珍藏紅酒,可不許不買賬,提前走。”

薄戰夜收回思緒,自然認為喝酒比遊戲簡單,他高貴輕嗯:

“好。”

洗手間內。

蘭溪溪洗了把冷水手,冷靜思緒。

剛剛好險,若她不是當事人,壓根回答不上,直接露餡。而那段記憶是她最不願回想起的……

不行,她得找出設計這個的服務員,知道到底是誰在背後試探她,纔好想對策應對。

蘭溪溪走出去洗手間,正準備去找負責他們包廂的服務員,一個人突然撞了上來。

“小姐,救我。”

女人長著一張很漂亮出塵的臉,臉蛋酡紅,眼神無力,顯然喝醉了!

再看,前麵樓道處,有一群凶神惡煞的人正在追過來,無疑是抓她的。

這種情況,一般人都躲避,避免惹禍上身。

但,蘭溪溪腦海裡掠過當初王磊算計她的事情,心裡同情,抓著女人拉到身後,直接帶她往包廂的方向走。

冇走兩步,凶神惡煞的大漢追過來:

“小姐,勸你少管閒事,把她交給我們,不然你今晚會和她一樣倒黴。”

倒黴麼?

她這輩子都挺倒黴的,不在乎這一點。

蘭溪溪絲毫不畏懼,望著男人,道:“這位小姐不願意,你們就是強迫,是犯法。”

“嗬。”高大大漢像聽到天大的笑話,一聲冷笑:“你知道她是誰嗎?問了她名字後,再來跟我們說這句話。”

什麼意思?

這女人很不簡單?

蘭溪溪擔心救不該救的人,有些忐忑,轉一點點身,問女人:

“你是……”

然後,她就聽到女人說出一個很是令人意外的名字!

“江嫣然。”

江嫣然!

她知道的那個江嫣然?盛琛的前妻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