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25章

-蘭溪溪詫異震驚,她怎麼會在這兒?還被這些看起來歪瓜裂棗的人欺負?

那位高大大漢道:“小姐,你知道她身份了吧?”

“她可是當初得罪盛爺,被盛爺趕出來的女人,前段時間盛爺還說一輩子都不想看到她,她在帝城就是人人喊打,人人欺負的對象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,她向我們借了十萬,到現在已經逾期兩週冇有還上,我們讓她陪我們喝點酒,睡睡覺怎麼了?她不還錢,纔是犯法。”

一字一句,凶利又霸道。

蘭溪溪再一次錯愕,江嫣然再怎麼說曾經也是江家的千金,現在落得借高利貸的地步?

她想說什麼,江嫣然卻奇怪的望著她,打量幾秒後,鬆開她的手:

“小姐,謝謝你的好心,我就不麻煩你了。我跟你們走。”

她邁步,往前。

這時候,她還想著不牽累彆人,真的是一個好人。

蘭溪溪目光一緊,伸手一把將她拉過來:“江嫣然又怎樣?不就是十萬嗎?我替她還!”

“你們的銀行卡卡號給我,我馬上給你們轉,或者,你們有POS機,現在刷也行。”

她拿出薄戰夜曾經給她的那張黑卡。

這種尊貴黑卡,在帝城乃至全國擁有的人少之又少,屈指可數。

有一人小聲道:“大哥,她好像是九爺的妻子,薄太太。”

“是嗎?”那位大漢男人一看,眉頭一擰:“好像真是!”

“哎呀!薄太太,你看這燈光暗,小弟眼拙冇認出你,你彆生氣。那點錢算啦算啦,當做送你和九爺的新婚禮,希望薄太太你彆把這件事告訴九爺,回頭替我們多美言幾句。”

九爺的能力,在帝城可謂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,得罪他,不是死,便是生不如死。

但凡和他有關係的人,都可以橫著走。

眼下,幾人是真心不想要那十萬,也不想再要什麼江嫣然,隻求彆得罪了這姑奶奶。

蘭溪溪鬆下一口氣,本著大事化小,小事化無的原則,開口道:

“欠債還錢是天經地義的,我冇生氣,隻是希望你們以後彆再強迫任何女孩兒了,你們應該也不希望本來正確的收債人,變為犯法的強j犯吧?”

“是是是,薄太太教育的是。”

“我們以後一定改正。”

蘭溪溪看他們一眼,說:“把卡號給我吧,江小姐借的錢自然該還給你們,我不希望欠任何人人情。”

語氣不是商量,是命令。

她擔心以後她不在,這些人又以這錢為藉口,各種找江嫣然的麻煩。

幾人無奈,隻好忐忑給出賬號。

蘭溪溪不再理他們,牽著江嫣然離開,走到會所外麵的藥房,給她買水買醒酒藥:

“江小姐,你冇事吧?吃點醒酒藥看看會不會舒服。”

江嫣然望著她,一雙清麗的眼睛裡帶著感謝,也帶著打量。

她伸手接過藥,說:“小姐,你不是蘭嬌小姐吧?”

轟!

一道驚雷從腦海中劈響。

蘭溪溪驚慌又詫異望著江嫣然,本能脫口而出:“你怎麼知道?”

江嫣然淡淡一笑,說:

“你剛剛問我名字,我們以前是見過無數次麵的啊。而且你說話的語氣和蘭嬌明顯不同,我一想就覺得不對。”

原來是這樣暴露的!

她也太細心太聰明瞭吧!

知道這時候解釋無用,蘭溪溪看一眼四周,慌張拉江嫣然坐到路邊的座椅上,解釋:

“江小姐,情況有點複雜,不知道該如何跟你解釋,你能不能看在那十萬的份上,當做這件事冇有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