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27章

-看著小小的身影遠去,莫南西其實很想說不要。

罷了,當做增加九爺和蘭小姐接觸的機會吧。

……

包廂裡,桌上擺滿珍藏版法國紅酒,和一堆水果,點心,美食,空氣中飄蕩著酒液的芳香,很好聞。

但,紅酒少喝是享受,喝多就致命。

蘭溪溪推開門時,看到薄戰夜正優雅的和大家喝著酒,桌上已經有好幾個空酒瓶,連忙走過去:

“hi,不好意思,剛剛在外麵遇到個朋友,聊了會兒纔過來,你們不玩遊戲了呀?”

幾人紛紛道:

“你們那麼心有靈犀,冇意思。”

“對,還是喝酒來的實在。”

“蘭小姐酒量一直不錯,來兩瓶。”

兩瓶?

兩口她都喝不進去好嗎!

蘭溪溪不知如何接話。

薄戰夜深邃眸光掃她一眼,無聲在說:不是讓你在下麵等著?

然後,對大家道:“她在備孕期,養身體。”

大家倒是明事理的,冇再為難,連忙讓服務員拿飲料上來。

蘭溪溪靈機一動,抓住薄戰夜的手腕:“備孕不是雙方的事情嘛?你也不能喝太多的。”

是撒嬌,也是控訴。

薄戰夜已經有些許醉意,看著身邊可人的女人,她在擔心他喝醉?

順著她的意思:“好,這瓶剩下的喝完,就不喝了。”

不知是不是喝醉的緣故,男人聲音低柔磁冽,眼神朦朧柔情。

蘭溪溪心尖兒一顫,有種要落入他眼睛裡的錯覺,侷促,呼吸發熱。

“哎呀,這還要不要人活了?”

“我喝進去的是紅酒嘛?分明是醋,還有狗糧。”

“得了得了,看在你們如膠似漆、新婚雁兒的份上,就允許薄先生今晚少喝點。”

“不過,薄先生這麼開心,新項目可要給我們讓利一個點。”

薄戰夜點頭,與他們侃侃而談。

即使在這樣低靡的場合,他身上也流露出與身俱來的矜貴,王者氣息。

他,總有改變週遭事物的能力。

蘭溪溪坐在他身邊,不得不承認,任何時候的他都是迷人的,稍不注意,就會因為一個眼神、一個動作沉迷。

想什麼呢!他是薄戰夜,蘭嬌的老公,逼她跟宋菲兒道歉的渣男,沉迷個鬼。

她移開視線,吃桌上水果。

半個小時後,薄戰夜剩下的半瓶紅酒喝完,時間也將近11點。

大家冇再組織彆的活動,也冇再挽留。

蘭溪溪看著明顯有些許睏意的薄戰夜,縱然不想扶,也知道隔牆有眼,主動上前,一路扶著他。

她的身姿太小,和他對比,完全被籠罩在臂彎之下。

扶到車門口,她小心翼翼照顧他上車,終於要鬆下一口之時——

“啊!”

男人寬大的力道將她一拉,她整個人被帶入車裡,靠上他寬厚結實的胸懷。

眼前,是男人俊美立體的臉,深邃異常的眸。

她眼睫一片淩亂:“你乾什麼?冇醉?”

薄戰夜鎖著她,裡麵一片深沉嚴肅,他問:

“那晚的事情你怎麼那麼清楚?”

那晚!指的之前在遊戲上的回答!

遭了,她當時隻顧著不暴露,忘了最重要的他!難怪他當時看她的眼神那麼奇怪!

蘭溪溪睫毛煽動,有一絲慌亂掀唇:“蘭嬌告訴我的。”

“是麼?”薄戰夜尾音上揚,抬手挑起她的下巴:

“告訴你我穿什麼衣服?衣服上還有酒漬?然後你還記得那麼清楚?嗯?”

聲音往上,帶著明顯的不信。

蘭溪溪被問住,好像說起來,是很讓人不信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