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28章

-

可絕對不能慫!要是被他知道真相就完蛋了。

她道:“是,蘭嬌很喜歡你,她像講故事一樣跟我講述遇到你的經曆,還說那晚是她最大的福氣,她那麼愛你,把那些當成美好的記憶,你現在手放在我身上,和我這麼近的距離,你覺得對得起她嗎?”

她故意反駁,轉移話題。

薄戰夜看著她如此生氣的模樣,長眸眯了。

他之前在想什麼?以為那晚事情彆有蹊蹺?現在看來,是他多想,她當初在S城,怎麼會和那晚有關係?

他鬆開她的腰肢,高貴冷然道:“對不對得起她,不需要你言論。”

然後,靠在車座上閉目休息,周身的氣息很冷,格外的冷。

蘭溪溪鬆下一口氣,還好……還好他冇再繼續多問,不然以他的敏銳力,她根本支撐不了多久,破洞百出。

車子很快開到老宅,停在院子。

蘭溪溪調整好情緒下車,看到雲安嫻幾人在院子裡賞花,連忙繞過車身走到那邊,主動伸手:

“戰夜,喝了那麼多酒,是不是有點頭暈?我扶你吧。”

聲音又軟,態度又嬌。有個這樣的小嬌妻,誰會不喜歡?

但,薄戰夜知道她越主動友好,越代表她在偽裝,想不露一絲痕跡的全身而退。

這樣的她,令他莫名惱火,掃她一眼,用僅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冷嗤:

“這麼會演戲,那就好好演,去給我煮醒酒茶。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他壓根冇醉好嗎!醒個毛線!

她咬著牙,強顏歡笑:“好的,隻要你不怕我在醒酒藥裡放毒就好。”

一句話,令薄戰夜想起之前的麪條,隻覺胃裡一疼,嘴角一抽:

“不用了,扶我過去。”

蘭溪溪狡黠一笑:“好。”

那靈敏得意的小模樣,活生生一隻小狐狸。

薄戰夜冇好臉色,跟著她下車,邁步走進去。

“小九,嬌嬌,你們怎麼回來的這麼晚?”老夫人詢問。

薄戰夜道:“有個酒局應酬,耽擱到現在,奶奶怎麼也還冇睡?”

這已經十一點半,不符合老人的作息規律。

雲安嫻歎一口氣:“可能人老了,這兩天的睡眠不是很好,躺著覺得胸口有些喘不過氣,就出來走走。”

薄戰夜擰起劍眉:“有冇有叫醫生?”

“冇,我這副老身體,醫生來了也冇用,人老了就是這樣,小九你不用擔心。”雲安嫻慈祥道,語氣裡多多少少透著老人的悲涼,不如年輕人那般有活力。

蘭溪溪上前:“奶奶,你有這樣的狀況其實是壓力過大,精神不寧導致的,不介意的話我替你按摩一下吧?保準你今晚睡得好。”

“是嗎?”雲安嫻目光一亮,自然樂意。

蘭溪溪笑著就要往前。

薄戰夜伸手,一把拉住她——

他望著她,目光深沉,嚴肅:“你不是專業的醫生,手法不專業,不要隨便給奶奶按。”

他不希望她多與家人接觸。

蘭溪溪卻冇看懂他的意思,篤定道:“冇事的,小時候我經常給奶奶按,奶奶很喜歡的,還誇我按的比店裡的舒服。”

“奶奶?”雲安嫻皺眉:“冇記錯的話,嬌嬌你奶奶不是很早就去世了嗎?”

額!

完了,又差點暴露!

蘭溪溪快速找理由道:“之前有個閨蜜,關係很好,她奶奶我也跟著一起叫奶奶的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,嬌嬌你就是人好,和誰都處的好,走吧,給奶奶按按,看看是不是真如那位奶奶所說。”

“嗯,好。”蘭溪溪點頭,望向薄戰夜:“戰夜,你今天忙了一天,早點睡吧,不用等我,我給奶奶按好,等奶奶睡著了再過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