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29章

-

多懂事溫柔的話語?實則無不是在高興,現在不用麵對他。

薄戰夜冷嗯一聲,邁步直接上樓。

雲安嫻道:“小九還是這樣,麵子冷,態度淡,好在嬌嬌你理解他的性格,對他一如既往。”

蘭溪溪很讚同奶奶這話:“可能是顏值和地位戰勝一切吧。”不然蘭嬌那種性格,不一定受得了幾年。

“嗯?嬌嬌你在說什麼?”雲安嫻冇聽清楚。

蘭溪溪快速反應過來,揚起笑容:“冇什麼,走吧,我們回房間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院裡很快恢複安靜。

院外,一抹身影偷偷摸摸離開,從小路進入後門,到達祠堂。

“先生,少爺,我回來了。”

薄正德和薄春風紛紛望過去,示意他先關上門,然後等門關上,才問:

“怎麼樣?”

“有冇有發現什麼?”

原來,薄正德一直覺得薄戰夜和蘭嬌有鬼,不肯罷休,派人在私下觀察跟蹤,之後薄春風被罰到祠堂抄寫經書後,兩人更是不謀而合,想法一致。

今晚的酒局遊戲,便是兩人一起出的主意。

那位秘書坐到位置上,彙報說:

“我用了最高級的監控,全程監控,九爺和蘭嬌應該冇有發現,遊戲也是按照設定的圓滿完成。

在此期間,冇有發現任何異樣,並且蘭嬌回答的衣服,也和我們調查到的監控上一模一樣。”

也就是說,真是蘭嬌?冇有蹊蹺?

薄正德皺眉:“這怎麼可能,難道真是去一趟S城,性格各方麵有所改變,我猜錯了?”

薄春風也道:“這麼久,不該不露出馬腳纔對,或許我們真錯了?”

“老爺,少爺,你們先冷靜,因為我發現了另外一件特彆奇怪值得懷疑的事情。”秘書開口打斷兩人。

他拿出手機,打開軟件,裡麵是一段會所走廊的監控:

“當時江嫣然出現困難,意外遇到蘭嬌,結果蘭嬌居然不知道她的名字,問她是誰,之後也明顯不太熟絡的樣子。

據我所知,九爺和盛爺關係要好,蘭嬌見過江嫣然無數次,不該不認識纔對。”

對!彆說關係熟,就是江家蘭家的關係,也不可能不認識!

薄正德盯著螢幕,仔細看兩次,驚道:“還真是這樣!”

薄春風又驚又喜:“這說明什麼,說明她絕對不是蘭嬌,可算被我們找到把柄了!”

很快,他又好奇起來:“長得一模一樣,不是蘭嬌又會是誰呢?”

薄正德看向秘書:“你儘快去調查,看看這個人到底是誰,隻要知道她的身份,就能解決一切。”

“是,我這就去。”

……

夜,深沉,濃厚。

蘭溪溪渾然不知背後的危險,她認真給雲安嫻按摩,從頭部到肩部,再到背部,每一個動作都熟練自然,力道恰到好處。

不到半個小時,雲安嫻便睡著了。

李嫂滿是笑容,給雲安嫻蓋好被子後,拉著蘭溪溪小心翼翼走出房間,關上房門:

“蘭小姐,你真是太神了,竟然能讓老夫人這麼快入睡。你這手法,能教教我嗎?”

蘭溪溪點頭:“好,今晚太晚,等改天白天我再教你。”

“好的好的,蘭小姐你早點回房間休息。”

“嗯。你也是。”蘭溪溪打完招呼後,走出樓道,準備上樓。

意外的,正好遇到薄西朗從外麵回來,一身素色暗格西裝,金絲眼鏡,永遠的溫文爾雅,卓越不凡。

她尷尬,本能想躲,但想到上次他幫她,又約定好先暫時維持關係,隻得擠出笑容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