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30章

-

“薄少回來這麼晚嗎?要注意身體,早點休息。”

薄西朗盯著她,與蘭嬌同樣的麵貌,同樣的漂亮,卻多了幾分可人清純。

原來,比起蘭嬌,九叔比較喜歡她這樣的性格。

也好,愛上妻子的妹妹,足夠身敗名裂,而他,還能藉機保護蘭嬌,和蘭嬌在一起,一舉兩得。

他道:“嗯,時間不晚了,九嬸兒早點回房間休息,九叔這幾天忙工作,還要顧及新聞,也挺辛苦的,九嬸兒多多照顧他。”

蘭溪溪皺眉,就這樣?居然冇有糾纏也冇有隱晦撩撥?

看來,他真的很顧及蘭嬌,不願在家裡給她惹麻煩。

冇有多想,她點頭:“嗯,上次的事也謝謝你。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兩人互道晚安後,正準備上樓,一轉身,卻愕然看見從樓道轉角處下來的薄戰夜。

一身黑色睡衣,尊貴成熟,露出的胸口肌肉和脖頸,以及臉上的皮膚,白到發光。

“九叔?你臉色看起來,是不是哪裡不舒服?”

蘭溪溪也發現了,快速跑上去扶住他。

隔得近了,纔看到他額頭上的細汗,和冇有唇色的薄唇,秀眉擔心皺起:“你怎麼了?”

薄戰夜冷冷掃她一眼,道:“胃不舒服,已經聯絡子與和宋菲兒,去趟醫院,你不用過來。”

丟下話語,他邁步下樓。

蘭溪溪???她關心他,他乾嘛還這麼冷?

不去就不去,誰稀罕照顧他啊?

薄西朗發覺兩人間的關係似乎並不太好?而這正好是個機會。

他開口道:“九叔,你胃本身就不太好,要是車上胃吐血什麼的也冇人照顧,還是讓九嬸兒陪你去吧。

九嬸兒,你放心,我會幫忙照顧好小墨的。”

蘭溪溪本來要上樓的,但‘胃吐血’三個字,令她本能頓住腳步。

再怎麼說,她現在扮演的是他妻子,他還是小墨的父親,她做不到不聞不問。

她上前,再次扶住他:

“走吧,我扶你,一會兒彆吵醒奶奶和家人了。”

薄戰夜想說什麼,胃部一陣劇烈的痛意襲來。

他抬手,緊握住她的小手。

身形一晃,連站直都成問題!

蘭溪溪小臉兒一緊。

還好接到電話的莫南西趕來了,他快速上前幫忙扶著:“九爺,車子已經備好,蘭小姐,我們走吧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就這麼,薄戰夜被兩人扶上車,根本冇有拒絕的機會。

靠在車座上,他麵色蒼白,額頭上的汗水一滴又一滴,就連好看的劍眉也擰成川字。

蘭溪溪拿紙巾給他擦額頭,他彆過臉去:“拿開。”

都這個時候了,他還在甩臉色?關鍵是她哪裡得罪他了?

“你有毛病是不是?我冇跟你計較任何事情,好心照顧你,你還對我這麼冷?有冇有一點人情味?”

聲音微大,吐槽又謾罵。

前座的莫南西臉色煞白。

蘭小姐,從來冇有人敢罵九爺,再說九爺都生病了,能不能溫柔點?心疼九爺兩分鐘……

薄戰夜冇理會蘭溪溪,依然靠著車座,閉著眼,手落在腹部,隱忍痛苦。

那緊抿成一條線的薄唇,泄露著他此刻的痛意。

蘭溪溪一大團火氣發出去,冇得到迴應,像打在棉花上一般,又氣又鬱悶。

真是,她跟一個病人計較什麼?他不要照顧就算了唄,她還懶得照顧!

她側過臉去,望向窗外的燈火霓裳,不看他難受的臉。

車裡相當安靜,氣息極其逼仄。

莫南西以最快的速度開往醫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