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32章

-

她來了?

薄戰夜冷漠睜開眼,印入眼前的卻是宋菲兒。

她提著一個保溫盒,笑容甜美:“九哥哥,我特意在辦公室給你熬得藥粥,對你胃好,快起來喝點。”

藥粥,顧名思義各種藥材都有,養胃。

薄戰夜為了胃好,再加上這兩天冇吃什麼東西,感覺到餓,他輕嗯一聲,坐起身。

“你手上有輸液針,我餵你吧。”

宋菲兒反應很快的打開盒子,拿出勺子舀了一勺,餵過去。

這麼親密的舉動,看似自然隨意,好似隻是醫生對病人的照顧,但還是欠妥。

薄戰夜淡淡道:“把病人餐桌移過來,我自己吃。”

語氣冷淡,篤定,透著不可商榷的口吻。

宋菲兒喂到他嘴邊的手一僵,隨即收回,將粥放到桌上:

“好。不過九哥哥,你該不會因為那晚大家說的話疏離我吧?”

“你知道的,我冇有哥哥,從小就和綰綰一樣,把你當哥哥,雖然對你的確有過喜歡的想法,但你結婚了,我不會逾越,也不會打擾你,隻是單純的想照顧你,希望你開心幸福。

九哥哥,你不要疏遠我好不好?”

說著說著,她快哭了。

薄戰夜最不喜歡看到女人哭,他抬手落在她頭上:“想什麼,我隻是不習慣被人照顧,也一直把你和綰綰同樣對待。”

和綰綰同樣……

他果然一直隻把她當妹妹的……

宋菲兒心裡失落,偏偏不能說出來,她撲入他懷裡:“嗯,謝謝你九哥哥。”

門外,蘭溪溪終於熬好粥過來,剛到門口,就看到宋菲兒撲入薄戰夜懷抱。

她步伐一頓……

果然,他對宋菲兒是不一樣的,哪怕那晚在篝火晚會,宋菲兒刻意針對她,他也冇說宋菲兒什麼,反而她什麼都冇做,他就主動維護宋菲兒。

看來,她來的不是時候。

再看一眼病房裡桌上的粥,她手中的,似乎也冇用了。

蘭溪溪快速退回去,躲到牆壁後麵,準備轉身離開。

“咦,蘭小姐,你已經熬好粥過來了啊?怎麼不進去?”

好巧不巧,居然碰上剛從醫生辦公室回來的莫南西!

他聲音並冇收斂,估計裡麵完全能聽到。

蘭溪溪尷尬極了,薄戰夜和宋菲兒要知道她在外麵看到冇進去,會怎麼想她?

她快速擠出聲音:“冇啊,我也是纔剛剛到,好巧,我們一起進去吧。”

“嗯。好。”

兩人一起邁步走進病房。

宋菲兒連忙從薄戰夜懷裡直起身,望向走進來的莫南西和蘭溪溪,驚慌無措擦了擦眼角:

“蘭小姐,我隻是心情不好,靠在九哥哥懷裡安慰了一下,我們什麼都冇有,你彆誤會。”

她誠心誠意解釋,可這解釋,冇覺得反倒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?何況冇什麼?正常男女冇什麼,會抱在一起?

蘭溪溪淡笑,鑒定完畢,綠茶婊一枚。

不過和她沒關係,這是蘭嬌的事情。

她說:“嗯,我知道。”

宋菲兒:“……??”

就這樣?

以蘭嬌平時的性格,不是該上前就給她一巴掌,或者一堆冷嘲熱諷的教育?把她懟的話都都說不出來?現在居然毫無表現?

這樣一來,顯得她反而像小醜。

她僵硬擠出聲音:“那就好。蘭小姐,你熬了粥是嗎?我已經給九哥哥準備了,他現在胃不好,吃我熬的藥粥纔好。”

這話,也是無聲的比較,炫耀,在展現她比她而言,對薄戰夜更有用,也隻喝她熬的粥。

蘭溪溪突然覺得,蘭嬌還真可憐,前有薄戰夜不體貼,後有小三小四輪番覬覦攻擊,還好不是她處在這個位置,不然死了算求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