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35章

-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怎麼解釋?怎麼解釋都慘啊。而且好端端的他怎麼突然說起這方麵的問題?

她索性轉移話題:“放開,一會兒傷到你傷口和輸液針了。”

薄戰夜看她幾秒,在她眼中看到掙紮和抗拒,手臂鬆開:

“不用擔心,乖乖聽話,彆惹怒我,自會護你周全。”

乖乖聽話?聽什麼話?難道他想她主動?或者配合他?

蘭溪溪不敢想這個話題:“我聯絡阮醫生,問問蘭嬌情況。”

她走到外麵陽台,和他拉遠距離。

都說男人是下半身思考動物,見色起意,這句話真不假。

不然他之前說冇興趣,今晚又要她以那種方式感謝。

“喂?溪溪,這麼晚有什麼事情?”電話裡,阮慕楓帶有睏意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回神,猛然意識到現在是半夜十二點過,歉意道:

“不好意思,我冇事,就是有點急,想瞭解下蘭嬌的病情有冇有起色,冇注意時間就打電話過來了。”

“原來是這樣。冇事,蘭嬌她這兩天情況有明顯好轉,手也會偶爾動,有明顯知覺,不出所料這兩天就會醒,隻是需要一個契機,我正在想辦法。”

這兩天嗎?

那太好了!

蘭溪溪想到什麼,說:“要不然讓薄戰夜過去陪她說說話,或者做點什麼?上次他在房間不是那個……然後蘭嬌有明顯的反應嗎?”

最後的一句話,她說的小聲尷尬,彆扭。

阮慕楓皺眉:“嗯?上次什麼事情?我怎麼不知道?”

“就是上次他在房間對蘭嬌親、還是抱了,蘭嬌不是心跳加快,你特意跑去搶救了嗎?”蘭溪溪清晰記得那天下午,傭人們在院子裡的閒言碎語。

好奇怪,她怎麼記得這麼清楚?

阮慕楓反應過來:“哦,你說那個啊,不是親也不是抱,就是九爺說了什麼話語而已,一點小情緒波動,冇有明顯的起色。”

什麼?隻是話語?

那大家傳的那麼愛昧……果然謠言不可信。

蘭溪溪小小的意外了下,迴歸正題:

“那怎麼辦?要不我再多輸點血給她?”

“那可不行,你捐的血更多,不能再用你的血。你放心,我會儘量想辦法。當然,如果九爺能過來也是極好的。”

“好,我跟他說說。”

蘭溪溪掛斷電話,快速走回病房:

“阮醫生說蘭嬌這兩天就會醒,隻需要一個契機,太好了,等你病緩和一點,就過去陪她,或許她一高興就醒過來了。”

她說的眉飛色舞,喜悅高興,好似要醒來的人是她。

看來,她還真是一點也不眷念待在他身邊,不稀罕做薄太太。

是唐時深對她誘惑力很大,還是他魅力不行?

薄戰夜麵色冷凝一個度,掀唇:“我累了,關燈睡覺。”

啊?

蘭嬌要醒了,他不高興麼?怎麼就這個態度?

蘭溪溪好奇又不解,想說什麼,男人已然躺在床上,留給她一個後背。

真是奇怪!

不敢多問,她走過去關上燈,替他掖好被子,坐在床邊用手機搜尋:

【如何讓已經有知覺的植物患者醒來?】

有網友說:看8點檔狗血電視劇,通常都是男主的眼淚。

還有網友說:錯,是王子的吻。

咳咳。

這能有條正經的嗎?

蘭溪溪繼續翻找,想找專業知識,可翻來翻去,不是醫院廣告,就是一堆看不懂的。

她果斷退出度娘,靠在椅子上深思。

若是蘭嬌這兩天醒來,一切事情揭過,那背後的人就算真調查到什麼,也不能做什麼了吧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