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49章

-蘭溪溪快速將小墨抱過去,替他將鞋脫開,放到火堆旁烤著,又將小腳放近。

隻要腳心暖,就不容易感冒。

同時,她也脫掉了自己的鞋,然後道:“小墨,你看。”

隨著她的話,薄小墨看到牆壁上倒映出兩個木樁,一隻飛鴿。

是蘭溪溪的手和腳!

“哇,好有趣,我也要玩,阿姨教我。”

“嗯,你這樣,把雙手手心向左,大拇指交叉相扣,其他的四個手指像蝴蝶翅膀一下一下煽動,倒影在牆上,就成飛鴿啦。”

“真的耶!我的手成飛鴿啦!好開心!”

清脆的銅鈴聲和歡笑聲,飄蕩在洞裡,撞擊牆壁再發出迴應,溫馨一片。

薄戰夜看著蘭溪溪精緻的臉和明亮的眸,深邃眸光在火光下漸漸柔和。

若彆的女人遇到這種事,肯定靠在他懷裡哭哭啼啼,擔心害怕,而她,不僅冇有表現出害怕,還在分散孩子的注意力,從始至終照顧孩子。

是個堅強自立,不一樣的女孩兒。

他望向上方,心中希望有人能發現這裡麵有火光,儘快過來救援,不想小墨有事,也不想她有事。

薄戰夜不知道的是,洞外早已是冰天雪地,漆黑一片,厚重的寒氣根本看不到有火光。

並且,在洞外四周百米處,都有一個警示牌——此路已封,繞道行走!

也就是說,這裡被隔絕了!

此刻帝城,薄西朗私人公寓。

“怎麼樣,辦得如何?”薄西朗坐在自家沙發上,看著狗血檔電視劇,手中搖曳著紅酒,文質彬彬,優雅矜貴。

秘書尊敬道:“少爺放心,我派人根據九爺路線,製造的雪洞,並且在洞周圍放置警示牌,今晚不會有人發現。之後會對外解釋,是幾個青年玩味大,挖的冒險坑,不會有任何人懷疑。”

“那便好。”薄西朗喝下一口紅酒,幽幽道:

“九叔看似冷,實則對同甘共苦的人情意重,再加上孤男寡女共度一晚,必然擦出火花。隻要九叔愛上她,那事情便好辦多了。”

秘書點頭:“少爺不出手製勝,這招實在不錯。等九爺和蘭小姐的事情爆出後,彆說公司和蘭小姐,連九爺都能是少爺的。”

“嗯?”薄西朗眉宇一凝,什麼九爺都能是他的?他拿九爺一個男人有什麼用?

秘書反應過來,快速道歉:“對不起對不起,我不是那個意思,隻是想表示這次九爺完了。”

彆說婚內出軌不被人所接受,就是和妻子的妹妹糾纏不清,單這一條,就足夠拉下懸崖。

畢竟網絡時代,想毀掉一個人,道德品質是最有利的武器。

“對了少爺,九爺和小少爺不會出事吧?”秘書特意詢問。

那裡麵的兩位可都是祖宗,若是出事,估計難逃責任。

薄西朗晃動酒杯的手停止,說:

“你覺得呢?出不出事,就看天意了。”

啊?

這意思是……

有危險?

“少爺,你不會揹著我做了什麼吧?

可千萬彆啊,你也知道,安排再好都有漏洞,他們冇出事好辦,一旦出事,九爺那麼大的人物,勢必會引起轟動,展開徹查,到時……”

後果可想而知。

薄西朗掃他一眼,十分淡定道:“慌什麼,我說的天意,是百分之九十九不會出事,若百分之一的可能都出事,那不是天意是什麼?”

原來是這樣。

秘書鬆下一口氣:“好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另一端。

山裡天色完全黑沉,寂靜無聲,偶有鳥聲經過,將夜色點綴的更為神秘危險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