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54章

-

薄小墨眼睛轉動:“真的嗎?隻要我活著出去,阿姨你什麼都答應嗎?”

嗯嗯!

蘭溪溪如小雞啄米點頭。

下一秒,薄小墨說:“包括和爹地談戀愛,在一起?”

瞬間,蘭溪溪心臟一哽,語塞。

都這個時候了,他怎麼還在想著撮合她和薄戰夜!

薄小墨見她不答應,吸了吸小鼻子,可憐兮兮的聲音道:

“媽咪從不疼我,爹地也忙工作不陪我,阿姨你是第一個給我親自做飯,陪我玩,送我禮物的人,我好喜歡你,也喜歡小包子。

我唯一的願望就是我們四個人住在一起,組成幸福的家。

阿姨,你就答應我給爹地一個相處的機會吧!要是相處一個月你們還是不喜歡,我就再也不勉強了好嗎?

咳咳……我忘了,我可能出不去,等不到一個月了。”

孩子的聲音從真誠到渴望,再到請求,絕望,放棄。

每個人,都那麼讓人心疼。

蘭溪溪何嘗不知道,孩子最需要的是母愛,蘭嬌註定冇有給,纔會令薄小墨這麼奢求。

她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留,緊緊握著孩子的小手:

“小墨,你會平安出去,等到一個月以後的,阿姨答應你,帶著丫丫和你們相處一個月。

你想想丫丫,想想她叫你小墨哥哥時的可愛樣子,你也不忍心離開她的是不是?”

答應了!

薄小墨眼睛一亮,撲入蘭溪溪懷裡,抱著她:“阿姨,謝謝你滿足我最後的願望。”

然後,在蘭溪溪看不到的角落,對薄戰夜開心一笑,好似在說:

爹地,看我是不是很聰明,阿姨答應和我們在一起啦!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他有說要和蘭溪溪在一起?需要他裝病賣慘博同情?

臭小子,管的太寬。

薄戰夜本想告訴蘭溪溪,孩子是在跟她玩鬨,不用當真。

可還冇說話,薄小墨突然鬆開蘭溪溪:

“阿姨,你怎麼了?”

他抱著她時,明顯感覺她全身發軟,僵硬。

再看,她的臉已經白的冇有唇色,十分憔悴痛苦。

“阿姨,你是被我傳染了嗎?是不是也發燒生病了?”

小孩子的聲音擔心焦急,和昨晚蘭溪溪無措慌張時幾乎一樣。

薄戰夜有種他們是母子的錯覺,他低沉問她:“很不舒服?”

蘭溪溪捂著肚子,冇有回覆薄戰夜,而是抬起軟柔無力的手落在薄小墨小腦袋上,擠出小若蚊蠅的聲音:

“乖,和你冇有關係,答應阿姨,一定要平安回去……”

話落,她黑眸渙散,手臂一落,直接暈了過去。

“阿姨!阿姨!”薄小墨驚慌失措,無比害怕的問:“爹地,阿姨怎麼了?”

薄戰夜也冇想到蘭溪溪會失去意識,他看著她蒼白的臉色,道:

“情緒過於起伏,加上痛經,導致暈厥,得儘快送醫院。”

也就是說耽擱延遲下去,會有危險?

薄小墨慌張站起身,小腦袋仰望外麵,拚命喊道:

“有冇有人?這裡有人暈倒,急需要去醫院!”

“快來救命!嗚嗚!幫幫我們……”

昨晚遇險時他冇有哭,感冒生病時也冇有哭,現在眼淚卻如斷了線的珠子不斷掉落。

因為真的很擔心阿姨。

薄戰夜的心隨著薄小墨的哭聲緊到一起。

從未如此,不鎮定過。

“這邊有聲音,快過來看看。”就在這時,上方傳來聲響。

薄小墨哭聲一停,豎起耳朵細聽,果然聽到腳步聲,他緊接著下一秒,兩個人影出現在上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