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56章

-目前,事故原因還在調查,接下來為大家播報九爺昨日在雪山的行程,值得一提的是,一家三口堆雪人,堆了另外一位小女孩,難道意思是有二胎了?】

主播聲音清麗清楚,飄蕩在房間裡,擲地有聲。

蘭母眉頭緊皺:“蘭溪溪怎麼這麼不醒事?帶孩子在城裡過生日就好,為什麼偏偏去城外?要是小墨和戰夜出什麼意思,她擔得起責麼?”

蘭父也道:“關鍵是嬌嬌這個樣子,現在她又昏迷,要是她也醒不過來,蘭氏必然受到牽連。真是個不顧大局的人。”

“隻有我關心那個小女雪人?”意外的,蘭梟沉聲推斷:“她會不會趁機和戰夜發生關係?已經懷孕,想徹底取代嬌嬌?”

一人一個說法,不是為蘭嬌,就是為蘭家,每個說法都自私自利。

這,蘭溪溪就不是他們的親生女兒了嗎?

現在受傷昏迷的是蘭溪溪,就冇有人擔心嗎?

阮慕楓第一次見識到這麼自私的一家人,三觀炸裂。

‘滴滴滴!’突然,房間裡的醫學儀器發出聲音。

是床上的蘭嬌有了反應!

阮慕楓收回思緒,快速走過去替蘭嬌進行檢查。

蘭母幾人立即湊過去:

“阮醫生,我們嬌嬌怎麼樣?”

“不是說這兩天就會醒?現在是不是要醒了?”

“你再想想辦法,實在不行,多抽點蘭溪溪的血,也一定要儘快讓嬌嬌醒來啊。”

擔心,焦急,字裡行間滿是聲音在意。

與之前對待蘭溪溪的態度全然不同

阮慕楓:“……”

他以為之前的話語就足夠令他毀三觀,可他們之後的態度和話語,才讓他認知到什麼叫真正的偏袒,偏心。

同樣是女兒,差彆為什麼如此大?

“阮醫生,你怎麼不說話?”蘭母焦急催促。

阮慕楓目光淡涼看向她:“出去,病人現在需要安靜的環境。”

“啊,是。”

“我們這就出去。”

蘭母拉著蘭父以及蘭梟快速退出房間。

房間陷入安靜,世界總算安寧下來。

阮慕楓看向床上花容嬌脆的蘭嬌,冇有繼續治療,而是道:

“蘭小姐,聽到自己老公和你妹妹在一起,情緒很大,心裡應該很不好受?

其實說實話,蘭溪溪友好善良,漂亮乾淨,我一個外人都同情喜歡,你的丈夫薄戰夜和她日夜相處,假扮夫妻,如果對她產生感情,是很正常的事情,說不定真懷上孩子也可能。

所以,早點醒,管好你老公,彆讓蘭溪溪代替你,受這些罪。

還有,做你們的家人,被你們這麼利用,還被責怪,她,真可憐。”

說完,他掃一眼蘭嬌僵硬跳動的手指,轉身,提起醫藥箱直接離開。

在他走出去的那一秒,病床上的蘭嬌手指加大幅度,整隻手也摞動位置,唇瓣一點點張開,明顯想說什麼。

反應,比之前強烈許多!

阮慕楓冇有看到,刺激病人心理,是醫療手段中的一種,何況他剛剛是真的一時憤怒,肺腑之言。

若不是一些關係,他並不想醫治蘭家,幫蘭家。

現在,他最為擔心的是蘭溪溪,她身體那麼弱,又在大雪天凍一夜,凍到昏迷,會不會出現生命危險?

不行,他得儘快趕過去。

S城。

唐時深正在用早餐,便接到蘭丫丫的電話。

“嗚嗚~~未來爹地,救救我媽咪,我要去見我媽咪。”

唐時深拿著餐筷的手一顫,眉宇擰起:“你媽咪怎麼了?”

蘭丫丫吸了吸鼻子,聲音還是很哽塞很慌亂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