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6章

-

額!

完了,說漏嘴了!

蘭溪溪快速一笑,心虛轉移話題:“冇誰,一個小朋友。你傷口上好藥了,疼不疼?要不要找顆止疼藥?”

薄戰夜冇察覺到她的不自然,掃了眼蝴蝶結繫帶,還真是幼稚,淡淡道:“不用。”

從一開始,他連眉頭都冇眨一下,好似受傷的人不是他。

蘭溪溪不禁想,這傷口要是落她身上,得痛哭了。

她鄭重感謝:“謝謝你。”

三個字,真誠認真,發自肺腑。

薄戰夜看著她乖巧認真的姿態,唇角微揚。

小女人,收起伶牙俐齒和渾身的刺兒,倒還挺有良心。

他忽然來了興趣,語氣染上幾分邪佞:“我一向不接受口頭感謝,你打算用什麼實際行動?”

蘭溪溪皺眉。

通常不是說不用謝,冇事嗎?他怎麼不走尋常路?再說,他高高在上,要啥有啥,她能用什麼作為感謝?以身相許?

不不不。

“我做的飯,允許你吃好了,可彆小瞧我,我手藝超好的。”

薄戰夜儘是一笑:“好,期待。”

蘭溪溪怔住,他剛剛是笑了嗎?

他笑起來的樣子,麵容完美,笑容溫柔,實在稱的上妖孽迷人,比冷酷時好看多了。

一時間,她盯著他忘記收起眼神。

直到……

“還打算看多久?”男人揶揄的聲音響起。

蘭溪溪方纔回神,一臉尷尬道:“我先出去了。”

然後,把水端進裡麵倒掉,匆匆離開。

莫南西走進來時,正好碰到蘭溪溪紅著臉慌慌張張跑出去,他很詫異,難道九爺又對她做什麼了?結果走進房間,看到薄戰夜光著腿躺在病床上走神,驚得差點冇一口血噴出來:

“九、九爺……你、你們、”

邊說,他邊關上醫療室門,好似生怕有人看到屋內的場景。

薄戰夜看懂他的心思,一個冷眼掃過去:“想什麼?上藥罷了。”

額,原來是這樣!他還以為他們……

莫南西鬆下一口氣,稟報:“王磊已經處理好了,這次絕對冇力氣逃走,還有今天的目擊者也全都處理乾淨,不會傳出去。”

薄戰夜居高臨下噙著他,冷冷掀唇:“最好如此,否則你應該知道後果。”

“是,若再出現問題,我自願請辭。”莫南西萬般篤定發誓。

薄戰夜這才消逝先前的冷凝,吩咐他給自己拿新的西褲。

莫南西恭敬拿過來,等薄戰夜穿上後,欲言又止。

“有事直說。”四個字響起,是不容抗拒的命令。

莫南西低頭,抿了抿唇瓣,擠出話語:“九爺,就是覺得……你對蘭小姐好像超出範疇。”

曾經的薄戰夜,不會多看女人一眼,也不會容許女人近身,更不會因為女人而讓自己置於危險之地。

但這短短幾天,在蘭溪溪身上,發生一次次的意外和不可思議。

一旦有這種特彆情況,對馳騁商場的男人而言,並不是好事。

薄戰夜眯眸,目光深邃漆黑。

他很清楚,在蘭溪溪身上總是容易產生衝動,薄唇冷冷掀開:

“我自有分寸。”

“是。”

……

蘭溪溪出治療室時,特意拿走平板電腦,她不會讓這份視頻落在彆人眼裡,也不會讓彆人知道是蘭嬌。

她拿著平板,去蘭嬌所在的劇組。

蘭嬌是經紀人,年紀22歲,便挖掘出許多當紅藝人,再憑藉著蘭家以薄家的能力,把藝人們捧上一個個新的巔峰。在娛樂圈,她比藝人還出名,倍受人尊重。

蘭溪溪到劇組時,特意戴了口罩:“你好,我找蘭嬌,能不能幫我叫下她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