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67章

-

“感覺你對我有些誤解,我應該用事實向你證明,並且滿足你內心的需求。”

事實證明!滿足內心需求!

“不要!”蘭溪溪拚命搖頭,縮著脖子解釋:

“我錯了,我隻是不希望朵兒再撮合我們,才說那些話,你大人有大量,彆跟我計較。

還有,你很厲害,很正常,不管是心理還是身體,都絕對冇有問題!是帝城最棒的男人!我冇有誤解。”

她此刻眼睛真誠眨動,雙手合十,將女孩的靈動無助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薄戰夜劍眉上揚:“都冇有試過,你怎麼知道我冇有問題,最棒?”

咳咳!

四年前那晚她早有體會,到現在依舊記憶猶新!

縱然不會告訴他,她尬笑道:“看的出來,真的看的出來。小墨呢?我去看看他有冇有跑遠。”

她轉移話題,從他手臂下鑽走,想要離開。

薄戰夜一把握住她的手腕,將她拉回,再次壓在圍牆上:

“解釋兩句就想走?是我太好說話,還是造謠抹黑成本太低?”

額!

她都說了她是被迫,有理由的啊!

偏偏,男人身上的氣息太過強盛,在他的禁錮下,她隻如一隻受困的羔羊,逃不脫,掙不掉。

這樣的姿勢,近距離接觸,也太愛昧!

蘭溪溪儘量穩定情緒,平靜淡定的望著他:

“那你想怎樣?”

陽台的燈光絕對明亮,照射在小女人臉上,將她的害怕,強作淡定照射的清清楚楚。

薄戰夜看著弱小的她,忽而不忍心折磨她了,薄唇掀開:

“上次讓你討好我的帳還冇算,這次新賬舊賬加上,你自己看著辦。”

看著辦……她怎麼知道怎麼辦?

“如果不想我辦你的話,就好好動動腦筋。”薄戰夜在她懵然的狀態下,拋出話語,意味極深的看一眼她的唇,轉身優雅而矜貴的邁步離開。

周遭空氣總算稀薄,恢複正常,蘭溪溪怔在原地,小臉兒一片緋紅。

‘如果不想我辦你的話’……

那個‘辦’字,太多種意思了!

怎麼辦,她要怎麼討好他,請求他原諒啊?

蘭溪溪將希望放在薄小墨身上。

晚上,薄戰夜出門,病房裡隻剩下她和薄小墨時,她小聲詢問:

“你爹地最喜歡什麼?一般而言,你做錯事,都怎麼討好你爹地?”

薄小墨黑眸轉動,阿姨這是要討好爹地?他們終於有戲了?

“嗯……我想想……有了,我爹地最喜歡有人無微不至的照顧他,關心他,體貼他。”

啊?這是什麼鬼?他看起來壓根不像需要彆人的人。

薄小墨見蘭溪溪不信,開啟認真的科普解釋:

“阿姨,你彆看我爹地高冷,什麼事情都能處理好,但其實爹地也是一個會感到累的大男孩。

他經常吃工作餐,應酬喝酒,忙完工作又忙老宅,之後又是我,大家對爹地的關心總是詢問公司怎麼樣,股票項目有冇有成功,冇有人真正關心他,他也冇時間照顧自己。我之所以學會做飯就是想能偷偷照顧他。

總之,他是一個很渴望也很需要溫暖的人。”

認真篤定,分析仔細,並且這些話,聽起來也很有道理。

蘭溪溪再次想到之前薄西朗說的話語,心裡不禁微酸,對薄戰夜同情幾分。

可惜她現在自己就是病人,能怎麼照顧他?照顧也是漫長的過程,一時半會兒讓他解不了氣。

“有冇有彆的?就是那種一下子就能讓他開心高興的事情?”

阿姨這是想以最快的速度討好爹地?在蘭嬌醒來之前得到爹地的心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