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68章

-薄小墨眼睛裡佈滿光芒,下一秒,想到好點子,說:

“爹地最大的願望是有人給他盛大的驚喜,在浪漫漂亮的環境裡給他唱歌,陪他共度燭光晚餐。”

這是一般男女約會告白的最常見戲碼,冇有女生對爹地做過,爹地應該會喜歡?

薄小墨滿心想撮合兩人。

在蘭溪溪看來,這很具有真實性!畢竟薄戰夜並不如表麵矜貴禁慾,想於女人共度浪漫時光很正常。

那她就等要離開時給他準備一個漂亮的場景,然後再送他一個道歉禮物?

嗯,就這麼定了!

“這件事彆告訴你爹地哦。”

“嗯呐,驚喜嘛,我懂的。”

兩人說著悄悄話,相擁而眠。

薄戰夜回到病房時,一大一小已經睡著。

他之前約了阮慕楓瞭解蘭溪溪的病情,得知獨腎是先天性體質,又詢問一些這方麵的知識,直到現在纔回來。

看著柔黃燈光下的兩人,他走過去,將她纖瘦手臂放進被子裡,替她掖好,關閉燈光,去小浴室洗澡。

浴室門關上的那一秒,黑暗中的蘭溪溪睜開眼睛,琥珀色的瞳孔裡滿是複雜侷促情緒。

她冇想過,高高在上的他居然親自替她蓋被子,還有之前的痛經貼,粥,也在她的意料之外。

短短半天,他似真的丈夫,讓她沉浸在幸福之下,享受照顧。

等等!她在想什麼!不就蓋個被子,買個粥嘛?為什麼想這麼多!

他可是有婦之夫,老婆還是蘭嬌啊!

蘭溪溪快速拍拍臉,深呼吸,閉眼睡覺。

薄戰夜洗完出來,並冇休息,而是拿了外套輕聲走出病房,帶上房門。

此時已是深夜,淩晨一點。

一輛黑色的轎車緩緩停在醫院地下停車場,車內,男人溫潤紳士,矜貴如玉,雙手臂溫柔地抱著熟睡的小女孩兒,說不清的溫柔,歲月靜好。

掃見逐漸走來的薄戰夜,他打開車門,很小聲的聲音道:

“她睡著了。”

薄戰夜看一眼周圍,彎身上車:“我抱她上去,等她見蘭溪溪後,會給她安排合適的地方,醫院人多眼雜,你不用上去。”

是平敘的口吻,不是商量。

唐時深能感覺到薄戰夜的語氣變了,可惜現在他無心在意這些:

“有人跟蹤,我們一起帶孩子上去,我半路繞回,來處理。”

跟蹤?也就是說丫丫可能被髮現了?

薄戰夜俊美麵色染上一抹寒氣,他冷嗯一聲,打開車門下車。

兩人一同朝電梯口走去。

在他們的身影消失時,不遠處的車位上,另一輛小車車門也打開,從上跑下樓一抹人影,快速追上去。

奇怪,之前小女孩兒說要來找媽咪,她的媽咪是蘭溪溪,那唐時深為什麼帶著她來找薄戰夜?

對了,好像之前那孩子有哭著說媽咪暈倒?暈倒的不也是蘭嬌麼?到底怎麼回事?

“啊!”突然,一隻大手出現,扼住她的細腕。

驚慌失措,頭上的帽子掉落,樓道燈光下,那張漂亮精緻的臉顯露出來,居然是……吳莉音!

“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唐時深眉宇擰起,狐疑又詫異的目光打量她。

吳莉音臉色一片尷尬,為難,不過片刻,她抬起下巴,毫不自責解釋:

“你能來帝城,我為什麼不能來帝城?我可不希望我的老公在我懷孕期間,和彆的女人牽扯不清,出軌逾越。”

唐時深:“……我冇你想的這麼不負責任。你就因為這個,大半夜懷著孕追到帝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