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70章

-

原來,這一切的愛,落在他眼裡,更糟糕,像瘋子。

嗬嗬。

……

薄戰夜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病房的,隻知道當時的唐時深,說完便離開了。

那個背影,身姿,相當的幽暗,看得他也並不是滋味。

或許是深有體會,當初他未能和蘭嬌解除婚約,也是因為小墨。

“唔~~薄叔叔。”懷中的人兒清醒,軟儒甜軟的聲音能將人軟化。

薄戰夜收回思緒,目光柔和的落在蘭丫丫如瓷似肌的小臉上:

“醒了?你媽咪和小墨哥哥已經睡著,餓不餓,叔叔先帶你去吃點東西?”

蘭丫丫眼睛黑亮黑亮的,搖頭:“不餓,在飛機上未來爹地給我點過晚餐,吃的飽飽的。我想看看媽咪和小墨哥哥。”

“好。”薄戰夜將她小心翼翼放下,動作非常溫柔。

對男孩,對女孩,明顯不同。

蘭丫丫對他笑了笑,快速邁動小短腿,跑到床邊,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凝視著蘭溪溪,從頭看到尾。

在確定蘭溪溪冇有問題後,她又看向薄小墨,小臉兒甜甜的:

“媽咪和小墨哥哥睡得好香,我也想在這裡睡。”

薄戰夜原本是要安排丫丫回他的彆墅,可此刻看著她期待的眼睛,竟無法說出拒絕。

他揉揉眉心,拿出手機給莫南西發訊息:

【讓我們的人過來醫院守著,治療也讓肖子與過來,全權負責。】

隨後,望向小包子:“可以留下,不過床太小,今晚挨著叔叔睡?”

“好呀好呀!”蘭丫丫當即高興的揮動小手,跑到他腿邊,抱住他的大長腿:“喜歡薄叔叔,想和薄叔叔睡。”

薄戰夜內心奇異的柔軟,彎身抱起小小的她,將她放到陪護床的被窩裡,然後退下身上的皮鞋,外套,關燈,躺進去。

小傢夥立即湊過來,很自來熟的躺在他臂彎裡,軟乎乎的小手落在他肩膀上,如一隻粘人的小貓兒。

薄戰夜周身的氣場全都放下,剩下的隻有一片柔和。

他很奇怪,在有薄小墨之前,他並不喜歡孩子,甚至是討厭,現在怎麼會對一個毫無血緣關係的女孩兒這般喜歡?

夜,柔情,溫暖。

第二天早上,蘭溪溪被窸窸窣窣的聲音吵醒,她睜開眸,就看到薄戰夜在擺放早餐,一道一道可口早餐,佈滿香味。

這不是最重要的,重要是的有兩個孩子在幫忙擦桌子,放筷子!!!

其中一個是薄小墨,另一個是她朝思暮想的蘭丫丫!

“丫丫?”蘭溪溪幾乎第一時間激動掀開被子下床,快速跑過去,蹲身抱住蘭丫丫。

在感受到小丫頭帶有奶香味的小身子真真實實存在後,她不可思議:

“丫丫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蘭丫丫揚起笑容,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:“薄叔叔帶我回來的呀,薄叔叔說我可以留在這裡陪你。”

蘭溪溪將目光移向薄戰夜,未說話,眼裡滿是詢問。

薄戰夜風輕雲淡掀唇:“已經讓莫南西安排,不會有外人知道,丫丫也不會曝光。”

他總是如此,明明很危險的事情也說的輕描淡寫,好似在他那裡壓根不是問題。

可蘭溪溪還是太擔心丫丫,一旦曝光,麵對的就是無法解決的困難和窘境。

不行,不管是她還是丫丫,她都不想捲入這場旋渦。

“丫丫,乖,要不還是先回彆墅吧?媽咪就這兩天就會帶你離開。”

蘭丫丫皺起小眉頭:“怎麼了媽咪,你不高興我來陪你嗎?我想和小墨哥哥還有薄叔叔多玩一段時間,不想離開,你不要趕我走嘛~~好不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