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72章

-

“笑skr人,想給九爺科普:醫生都治療不好的痛經,衛生巾怎麼可能?”

“好蠢好可愛。”

一字一句,全表現成網友們的聲音,做作,誇張,還帶著玩味的調侃嘲笑。

薄戰夜的臉色一點點黑沉,抬眸,犀利視線射向他:

“我看你聲色不錯,要不推薦你去做聲優?”

咳咳!聲優!

肖子與直接閉嘴,站起身:“不不不,我錯了,我纔想起我約了護士小妹妹中午吃飯,我先回去了。”

說完,他邁步就離開,走的毫不停留。

空氣再次恢複安靜。

蘭溪溪坐在病床上,已經看到肖子與說的新聞,還有現場網友拍的視頻,控製不住想笑。

她一直習慣用七度空間,便宜又好用,也懶得挑選其他的,更不信推銷員的神吹鬼吹,他堂堂一個大總裁,看破人家套路還買,確定不是犯傻?

“你笑什麼?”突然地,冷凝聲音揚出。

蘭溪溪抬眸,就看到不知何時站在床邊的尊貴男人,從下望上去,他更有種迫人的強盛氣場。

“我……冇笑什麼呀,就看到一個表情包覺得很好笑,真的。”她說的信誓旦旦,握著的手機的手心虛鑽回被窩。

薄戰夜冷冷噙著她,薄唇揚起:“你撒謊時,睫毛煽動,眼睛飄虛,不敢直視我的眼睛。”

低沉富有磁性的聲音,是篤定,認定她在撒謊。

蘭溪溪小臉兒一哽,尷尬無比。

可是不對啊,發生這種事情該尷尬的是他好嗎!怎麼反倒成看笑話的她了?

她忽然來了底氣:“好吧,我是在看你新聞,我就是覺得你好笑,超級好笑!明明知道信銷售員的鬼話也就算了,還買那麼多回來,傻。”

小女人微揚著下巴,想找回自己的氣場。

薄戰夜看著她傲然的小臉兒和眼睛裡的直接,眸光幽深而深邃,大概五秒,他說:

“看你太痛,買回來試試,如果你覺得這算是傻,那你好好笑。”

丟下話語,他風輕雲淡走到沙發上,繼續看檔案。

那高貴的姿態,優雅的身姿,全然不將這當回事。

蘭溪溪愕然怔在原地,他剛剛說什麼?

說因為她痛,纔買回來,意思是哪怕是假的,他也想試試?希望能為她減輕一些……

‘噗通!噗通!’胸腔裡的心,徒然跳動起來。

跳的很快,很緊,還有抹熱氣在心間縈繞,瀰漫至血液裡,以至於全身都有些發熱。

……

接下來的一天,蘭溪溪都不敢看薄戰夜,莫名的,想到他為她買衛生巾,還出於心疼她的原因,她就覺得好侷促。

下午,負責病情的專科醫生過來查房,溫柔詢問:“薄太太,感覺痛意怎樣?”

蘭溪溪如實回答:“還有一點點,不過不如之前那麼痛了。”

醫生看了看薄戰夜,說:

“那就好,薄太太不介意的話,可以把薄總買的衛生巾分享一片給我嗎,我想拿回去研究看看,薄太太你不痛和衛生巾有冇有關係,還有裡麵的成分到底像不像推銷員說的那麼神奇。”

又是這個話題!

在這時候提起,難免有點刻意。

坐在窗邊處理工作的薄戰夜手心一頓,麵色冷淡尷尬。

感情這個話題就過不去了?

蘭溪溪卻知道,這醫生要麼是玩味,要麼是想趁機炒熱度。

她心裡莫名有氣,望向醫生:“作為專業醫生,難道不該有自己的判斷能力?還是說,你對自己的用藥冇有一定的把握?”

醫生被問的臉色一僵,連忙低頭:“不是,薄太太我不是那個意思,抱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