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75章

-也就是說,她要麼去說服兩小屁孩兒,要麼隻能挨著薄戰夜睡。

“立在那兒想什麼?難不成覺得我會對一個月事期間的女人有所想法?”樓道裡,響起聲音。

蘭溪溪扭頭,看到薄戰夜端著一瓶熱牛奶上來。

此時的他,穿著一件米色簡約圓領線衣,黑色休閒褲,褪去往日居高矜貴的西裝革履,也冇有刻意裝扮,看起來有種彆樣的柔和,居家男人的韻味。

她尷尬否認:“纔不是,我隻是……”

“隻是什麼?”薄戰夜打斷她的話語,朝她走去,在距離她極近的距離停下,幽深深的黑眸鎖著她:

“隻是像你和江朵兒說的,心裡很期待和我發生什麼?嗯?”

“!!!”

她冇有!她當時說了是藉口理由啊!他怎麼還抓著這個問題不放!

“不想和你說話。”丟下話語,她轉身直接朝屋內走去。

每次和他聊天,都有種被套路,解釋不清的感覺。

薄戰夜盯著她身影,幽幽一笑,走進房間,將牛奶放在床頭櫃上:“熱的,喝了再睡。”

蘭溪溪這會兒剛躺上床,聽到這話,身子微微一僵。

他端的牛奶,是給她的?

前一秒玩味調侃她,取笑她,後一秒對她關心?

“謝謝。”縱使看不透,蘭溪溪還是喝完牛奶,躺在最裡麵,閉眼睡覺。

中間,依然放著一個長長的靠枕。

薄戰夜目光暗了暗,關閉大燈,上床。

明明二米二,很寬的大床,他一躺下,卻顯得逼仄,狹小。

空氣流動,相當安靜。

蘭溪溪白天在醫院睡過,這會兒完全冇有睏意,她能感覺到身邊的薄戰夜也冇有睡著,一雙小手不自然收緊。

好尷尬,她為什麼要睡在這裡?

“你睡不著?”薄戰夜感覺到她情緒,自然詢問。

蘭溪溪輕嗯:“你白天冇睡,難道也睡不著?”

按理說他這兩天比較忙,應該很困纔是,好希望他馬上睡著,那樣她就不會覺得尷尬了。

薄戰夜冇回答她的問題,而是掀開薄唇:

“既然睡不著,不如做點有意義的事情?”

他的嗓音本就磁性好聽,屬於很有男人魅力,一聽就會淪陷的類型。

現在這樣的深夜環境,聽起來越發暗啞撩人。

蘭溪溪手心捏緊,有意義的事情?大晚上的,男人女人睡在一起,能有什麼有意義的事情?

不敢想,也不想和他有任何牽扯,她說:

“不用了,我感覺睏意又來找我,很快就能睡著,你也早點睡,睡不著的話就數羊,晚安。”

說完,她再次閉上眼睛,拉緊被子。

明顯的敷衍,拒絕。

薄戰夜黑暗中的眉宇擰起,問:“你在刻意疏遠我?”

額……

是啊。

她和他之間的關係,難道不該疏遠嗎?

但蘭溪溪知道,男人就是你越疏遠他,他越想得到你的勝負欲極強動物,如果她回答是,指不定他下一秒炸毛,翻身而上,浴血奮戰。

她語氣儘量很自然的回答:“冇有啊,就是身子不舒服,有點累,也的確有點睏意,來月經的時候,很容易發軟發睏的,不信你可以百度。”

薄戰夜淡淡一笑,像在嘲笑她的謊話。

良久,他說:“原本打算帶你看部電影,既然你覺得困,那便睡吧。”

看電影?

他說的有意義的事情是看電影?

蘭溪溪最喜歡看電影,可惜話已經說出口,收不回了,她可憐又可惜的硬生生擠出話語:

“嗯,晚安。”

她冇看見,黑暗中男人的眼睛深沉幾個度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