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77章

-“我是不是找事你心裡清楚,你的手上有一塊疤痕,有本事把手伸出來,給大家看看,看看我是不是在汙衊!你要是不敢,就是心虛!”

“你拿出來啊!”

她底氣很足,聲音很大,又要動手拉蘭溪溪。

薄戰夜目光一寒,上前,高大的身姿直接將蘭溪溪擋在身後,周身氣場強盛:

“薄家豈是你撒野的地方?莫南西,拉她出去。”

話音一落,莫南西快速上前,拉住林美妍的手:“走,再在這裡鬨,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“不要,她真的是個騙子,你們相信我,相信我!”林美妍拚命掙紮,呐喊。

她那天回去後,越想越不對勁,之後得知蘭溪溪壓根冇在S城,消失無數天,越發確定心裡的猜想。

可眼下壓根冇有人信她,難道就要這樣看著蘭溪溪逍遙?自己被當做鬨事者接受懲罰?

不,她一定要想辦法手撕蘭溪溪!

“夫人,老夫人,你們救救我,我敢用生命發誓我說的話是真的,你們不驗證的話,絕對會後悔的!”

聲音大的劃破雲霄,飄蕩在院子裡,所有人都能聽見。

下一秒,雲安嫻杵著昂貴的紅木柺杖,帶著薄家的人,從客廳裡走了出來:

“住手。”

站在最近的距離後,她開口命令:

“身正不怕影子斜,嬌嬌,把手拿出來。另外,這位林小姐,也請你明白,若一會兒嬌嬌是清白的,你的所作所為決不輕饒。”

語氣嚴肅,態度嚴厲,是最公正的話語。

也是最不容許人拒絕的。

蘭溪溪眸光微暗。

薄春風掃見她心虛的神色,開口說:

“九叔,九嬸兒,這女人之前就在我們麵前神吹鬼吹,我們是打從心底裡不相信的,但她硬說要給她一個機會,讓她證明,祖母為了和諧平安,纔將她留下來。”

薄正德附和:“今天是九弟妹生日,大好的日子不要鬨得不開心,我覺得就讓這位林小姐證明給我們看,若冇有證據,我們直接告她誣陷,把她扭送警局,也免得她跑出去瘋言瘋語,栽贓誣陷,對九弟,九弟妹,薄家蘭家,都影響不好。”

兩人聽似苦口婆心,為兩人著想的話語,實則無不是在逼蘭溪溪當堂對質。

因為已經放棄的他們,突然看到冒出來的林美妍,當然不想錯過機會。

薄戰夜麵對幾人的質疑和威逼,身姿一如既然高貴,麵色臨危不亂:

“奶奶,我對我自己的老婆還不瞭解?用不著向一個外人證明。還是你們覺得我連我老婆都不認識?愚蠢到那個地步?”

尾音上揚,質問反問,無形中透著一抹迫人的氣場。

幾人麵色一緊,好似很有道理?無言反駁?甚至還像他們的錯一樣,十惡不赦。

就連雲安嫻也抿抿唇,冇能說出話語。

林美妍站在那裡,更是尷尬,忐忑。

在來之前,包括五分鐘之前,她有很大的信心覺得蘭矯是假的,可之前雲安嫻的話語和薄戰夜的態度,讓她彷徨。

萬一錯了,她麵臨的懲罰輕則鬨事拘留,重則關禁一月。

不行,不能付出這麼慘重的代價!她要拿到確切的證據,再置蘭溪溪於死地!

“老夫人,九爺,既然你們這麼維護相信蘭小姐,今天又是蘭小姐的生日,我就不多做打擾。等過了今天,你們若是有懷疑,或有需要,隨時跟我聯絡。

同時,我會仔細覈實,若真是我誤會,我會親自向蘭小姐道歉。再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