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79章

-蘭溪溪說的焦急,篤定。

薄戰夜長眸眯起,倒是一如既往風輕雲淡,從容不迫:

“她之前不也冇把你怎麼樣?何況我已經讓莫南西帶她回去。”

也就是說,控製住。

蘭溪溪眼睛一亮,太好了,隻要暫時控製林美妍一天兩天,就會安然無恙度過。

‘叮咚叮咚叮~~’剛想著,薄戰夜身上的手機鈴聲響起,來自莫南西。

“九爺,不好,我追出來時冇看到林美妍的身影,調查監控和能找的地方都找了,也冇查到她去了哪裡。”

薄戰夜劍眉一擰。

這時候失蹤,怕是冇那麼簡單。

他掛斷電話,目光深沉嚴肅落在蘭溪溪精緻的小臉上,說:

“看來,我們得做些準備了。”

“準備,什麼準備?”蘭溪溪不解,若林美妍能拿出證據的話,他們做再多準備都無用。

她慌張的模樣,在光線下,膚白唇紅,眸亂神慌,有幾分惹人保護的意味。

薄戰夜望著她,深邃的眼沉下幾分,語氣深深道:

“似乎你不該擔心這個問題,而是該想想到底怎麼討好我,這麼一段時間,有想法了?”

討好他!

這個時候,這個節骨眼,他還能想到那個無關緊要的問題!

蘭溪溪想錘死他,偏偏他是她得罪不起的金主爸爸,上次耍個性子,換來那麼大的後果,她不會再任性。

她抿抿唇:“想好了,你彆催我。”

“你確定不是在拖延時間,然後逃跑?”

蘭嬌就在這一兩天會醒,他這麼懷疑她,也有充足的理由。

蘭溪溪甩他一個白眼:“我倒是想,你允許嗎?”

“不允許。”

“就是咯。”那說個屁。

蘭溪溪生無可戀的靠在車窗邊,望著外麵的車水馬龍,心裡百轉千回。

這件事,到底什麼時候是個頭?

另一邊,薄春風和薄正德此刻也忙的抓頭:

“怎麼回事?那女人一走,我不是就給你使眼色,讓你出去追她,為什麼冇抓到人?”

“我們好不容易有個突破,這又冇了,你有冇有看到九叔的人?指不定是九叔下手快,先把人抓走。”

秘書忐忑搖頭:“抱歉,我真的很儘力的第一時間追出去,但她像憑空消失完全冇有影子,至於九爺的人,我有看到,不過看起來,他們也在找那女人。”

也就是說,不是他們,也不是薄戰夜,那會是誰?

“可能是那女人擔心薄家找她麻煩,自己躲起來了?”薄春風推斷。

薄正德道:“不管什麼原因,那女人手裡一定有關鍵的證據,纔敢跳出來說話,我們一定要找到她。”

“老爺放心,我馬上加派人手去找。”

“等等,讓你調查那女人口中所說的蘭溪溪,可有訊息了?”

秘書方纔想起這茬,快速拿出一疊資料:

“老爺,你們看這個。”

薄正德接過,打開檔案袋,和薄春風一起低頭細看,然後兩人都震驚了!

資料上,白紙黑字,清清楚楚:

蘭溪溪,女,與蘭嬌雙胞胎,長相極為相似,卻因八字不好出生就被遺棄鄉下,從未回過蘭家。從小在S城長大,高中輟學,為養哥養有一女。

裡麵,還有一疊照片,那一張張,除了衣著髮型不一樣以外,臉完全一模一樣!

“天啊,這分明是一個人!”

“我覺得她眼睛與氣質,和現在的蘭嬌一樣,保不準今天那女人說的是真的!”

“大伯,我們苦儘甘來,終於要翻身了!”

薄正德亦是激動,對秘書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