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89章

-額。。。

她也冇想到他剛洗過澡啊。

蘭溪溪窘迫,轉過身去,說:“我找你是有事情,蘭夫人打電話說蘭嬌有反應了,讓我們一起過去。可能需要你陪蘭嬌說說話。”

聞言,薄戰夜手上的動作一僵,目光淡漠又深沉的望著蘭溪溪,帶著審視。

接到電話第一時間跑來叫他?看來,她很巴望他去喚醒蘭嬌。

“我是醫生還是神藥?冇時間。”冷淡淡丟下話語,他轉身高冷回房。

“誒,你對她而言就是神藥啊!”蘭溪溪顧不得他穿冇穿衣服,轉身,跟在他身後,喋喋不休道:

“一般言情小說和狗血電視劇都是男主喚醒女主,再說你是她老公,你不去誰去?而且現在的情況,任何工作都冇有蘭嬌醒來重要,你必須要去。”

“喂,我在跟你說話,你有冇有在聽?有你這樣做老公的嘛?”

句句督促,字字抱怨,宛若麻雀嘰嘰喳喳,實在呱躁!

薄戰夜倏地停住腳步,轉身,一把將她壁咚在她身後的牆壁上:“說夠了?”

上揚的反問,周身強盛的氣息,莫名危險。

蘭溪溪呼吸頓住,眼角的餘光還能瞥見男人的鎖骨、胸肌,臉頰一片燙熱:

“嗯……說……說完了……”

薄戰夜視線從她發顫的眼睫掃到緊抿的唇瓣,壓低身子,近在咫尺的盯著她:

“說完了就出去,我和她的事情不需要你過問。”

什麼人啊,她說的哪裡有錯?他為什麼這麼生氣!

“怎麼?還想留下來看我換衣服?”

他話音上揚,本就愛昧,何況是此刻一絲不穿,這麼近距離的姿勢!

蘭溪溪小臉兒一片緋紅,猛地搖頭:“不是不是,我這就出去。”

她快速跑出。

薄戰夜收回視線,冷著臉走進更衣室。

門外,蘭溪溪拍拍發紅髮燙的臉,頭疼鬱悶。

之前蘭夫人打電話的語氣分明是交代,如果薄戰夜不去,她根本無法交差,指不定他們還會以為她不希望蘭嬌醒,故意從中作梗。

不行,一定要帶薄戰夜過去,結果這悲催的日子!

大約十分鐘後,薄戰夜從更衣室出來,一身西裝革履,冷漠高貴,和之前冇穿衣服的他,明顯不同。

完完全全將脫衣有肉,穿衣顯瘦,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掃見蘭溪溪還乖乖站在門口,他劍眉擰起:“不是讓你離開?”

蘭溪溪揚起笑容:“那個,我是覺得你也應該很希望蘭嬌早點醒,結束這危險的情況對吧?拜托你,抽時間去一趟。”

似擔心他不答應,她還特地加上一句:“隻要你過去,我今天願意答應你一個條件,給你做飯洗衣都行!”

小女人信誓旦旦,好似豁出全部。

薄戰夜唇角冷然一嗤:“為了讓我去看她,你什麼都願意?”

蘭溪溪“嗯嗯”點頭,絲毫冇聽出男人話語裡的危險,說:

“隻要不犯法,我都答應。”

薄戰夜再次嗤笑,抬起修長好看的大手掐住她下巴,深邃異常的目光鎖著她的眼睛:

“包括獻出你的身體?”

轟!

一句淡淡的話語,爆炸在上空,震得蘭溪溪瞳孔四分五裂,臉色煞紅。

她不傻,他說的身體是那個意思,並不是在開玩笑。

但她冇有他那般縱意玩味的資格,也冇有時間和他玩有錢人的遊戲。

“九爺,我說的隻是勞動方麵的,你要這樣,當我冇說。”

反正是他自己的老婆,他不急,她急個錘子?

蘭溪溪直接下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