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91章

-“……”

同一時間,兩個電話,分彆召喚蘭溪溪和蘭嬌。

再愚笨的人都看的出來,早有預謀。

若蘭嬌不能出現在老宅,或蘭溪溪不能出現在馮翠紅麵前,那就直接證明真相。

蘭溪溪僵在原地,焦急問薄戰夜:“怎麼辦?我又不是孫悟空會七十二變,打死我也分飾不了兩個角色啊!”

薄戰夜再是不露神色的麵容,此刻也淡淡籠罩上薄霧。

不用懷疑,馮翠紅是薄正德幾人叫來的帝城無疑。今天想過這關,需要花些心思。

他望著蘭溪溪,足足五秒,方纔掀開薄唇:

“我有辦法。”

十點半。

薄戰夜帶著蘭溪溪到達薄家。

薄正德看到他們,麵色和藹帶笑打招呼:

“九弟,九弟妹,這麼早就回來,看來對奶奶很上心,奶奶知道肯定會很開心的。”

聽似問候誇讚,實則無不是在說,約的是中午,怎麼回來的這麼早。

薄戰夜沉穩利落道:“百善孝為先,把奶奶放在第一位是必然的,蘭嬌,上去給奶奶按摩吧。”

蘭溪溪點頭,跟著薄戰夜上樓。

薄正德站在樓下,望著兩人的身影,等他們徹底消失後,伸手招過薄春風:

“盯緊點,可不能給她離開老宅的機會。”

“大伯,你放心,我已經跟好幾個傭人說過,讓他們注意九嬸兒,不會出錯的。今天我們就好好看看,她到底是老虎還是狸貓。”

“嗯。”

樓上。

蘭溪溪站在按摩椅後麵,手法熟練的給雲安嫻一下一下按著頭部,聲音柔和:

“奶奶,怎麼會失眠呢?晚上睡覺的時候不要多想,安心睡覺,一定能睡著的。”

“哎,還不是因為昨天那事兒嗎?你說好端端的,那人怎麼會說你是蘭溪溪?真要鬨出那樣的事,我們薄家可怎麼收場?”

蘭溪溪按著的小手微僵,看一眼薄戰夜,擠出聲音:

“奶奶,你多想了,不會出現那種事情的。”

雲安嫻再次歎一口氣:“嬌嬌你說的話奶奶都相信,可這心裡頭總不踏實,像是有事要發生。”

這話,完全說到蘭溪溪心坎裡。

雖然之前薄戰夜說有辦法,但她壓根不知道有什麼辦法能變出第二個她,她僵硬扯出笑容:

“奶奶,我給你唱首歌吧。”安慰安慰老人,也放鬆自己。

“好。”

很快,空氣裡飄盪出最簡單樸素的鄉謠,歌聲靈動,舒服。

不一會兒,雲安嫻在愉悅的歌聲和舒服的按摩裡,沉沉睡去。

“蘭小姐你真有厲害,我可一定要好好和你學學。”李嫂開口。

蘭溪溪淡淡一笑,準備說話,一旁的薄戰夜先一步道:“回房間,給我也按按。”

給他按?

這個節骨眼,他居然還有心情按摩?

蘭溪溪想錘死他的心都又了,偏偏不能發作,隻能洋裝蘭嬌的姿態,笑著道:

“好,能為戰夜你按,我很開心。”嘔~~好想吐,噁心到自己了。

薄戰夜麵色未動,邁著矜貴的步伐回到房間,靠在單人沙發上,一派風輕雲淡,等待享受的姿態。

蘭溪溪準備關房門,問他到底想做什麼,他低沉磁性聲音響起:“不用關門,過來。”

是不容置疑的命令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氣氣握緊小手,邁步走過去站在他身後,一雙小手落在他頭上,開始給他按。

一邊,用僅有兩人能聽到的聲音說:“十一點了,你說的就是在這裡給你按摩?”

薄戰夜閉著眼,嗓音好聽:“手法挺好,很舒服,站前麵來給我按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