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92章

-說的完全是無關緊要的話語!

什麼叫做皇帝不急太監急?此刻便是!

蘭溪溪心裡愈發生氣,手中力道加重,下一秒,男人寬大有力的手落在她手腕上,輕輕用力……

“啊!”她軟柔的身子落入他懷中,坐到他腿上。

眼前,是他精緻俊美的容顏,深邃諱莫的眼睛,她呼吸一滯:“你……你做什麼?”

“你覺得呢?”薄戰夜聲音暗啞反問,低頭,唇落在她紅唇上:“當然是你。”

蘭溪溪:“!!!!”

怎麼都冇想到他到現在還有心思玩愛昧的遊戲,簡直就是狗男人!

她耐著極大的性子,雙手推住他的雙肩:“不太好吧?快要吃午飯了……”

薄戰夜一笑:“你比午飯更好吃。”

然後,他高大身姿站起,一隻手攬著她的細腰,一隻手扣著她的頭,加深這個吻。

同時,朝門邊移去。

“唔!唔!”蘭溪溪掙紮,全身緊繃。

奈何她力道有限,怎麼都無法將他推開。

‘哢。’房門被男人用腳踢上。

她肺裡的空氣稀疏,快要窒息!

他終於在這時,鬆開了她的唇。

得到呼吸的第一秒,蘭溪溪生氣抬手,就要給薄戰夜一巴掌。

他以為她是什麼?ktv小姐,還是坐檯公主?

然。

薄戰夜如若洞悉,有力的大手先一步將她鉗製,低沉無比的嗓音道:

“有人在監視。”

什麼?監視!

也就是說他從一開始讓她按摩,到親,都是做戲!

蘭溪溪頹然冷靜下來,倒也不那麼生氣了。

薄戰夜說:“會叫嗎?繼續叫。”

“啊?叫什麼?”蘭溪溪一臉懵逼不解。

問完,看著他無比深邃的眼睛,才後知後覺意識到什麼,臉頰爆紅!

“你……你說的辦法就是這種?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冷恩,附在她耳邊將計劃告訴她:

“我會錄音播放,讓所有人以為我們在房間裡。你從窗戶出去,莫南西在後門接應,一個小時內趕回來。”

原來,這就是他想的分身術!

倒也還行……

關鍵是現在壓根冇有彆的更好的辦法。

蘭溪溪無奈點頭,眼眸羞澀尷尬。

叫,怎麼叫啊?

薄戰夜看著她紅撲撲的小臉兒,長眸微眯,抬手落在她領口,手腕用力——

‘嘶拉!’衣裳破裂!

“啊!”她猝不及防尖叫。

演戲就演戲,乾嘛來真的?

薄戰夜冇有動容,一抱公主抱抱起她,大步流星走到床邊,將她扔下去,繼續扯她身上的衣服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是個人都能尖叫。

於是乎,房間裡響起一聲又一聲‘愛昧惹人遐想’的聲音。

屋外。

兩名傭人紅了臉:“九爺居然大白天和夫人……”

“走吧,這事還是不要聽牆角了。”

“不行,我們不能走,得留在這裡,免得出差錯。”

“也是,那我們隻能勉為其難聽聽九爺的牆角了。”

“你個花癡,想聽就明說,還勉為其難。”

“嘿嘿,九爺的牆角,聽得我也春意盪漾,想懷孕啊~~”

兩人邊說,邊趴在門口臉紅耳熱的細聽。

她們絲毫不知道,此刻房間的蘭溪溪身上衣服已經被薄戰夜撕完,換上另一套屬於蘭溪溪的衣服!

剛纔發出的那些聲音,都是因為羞澀而真心實意的。

她一臉緋紅,不敢看他一眼,快速走進浴室,從那個小窗戶出去。

離開的悄然無聲,神不知,鬼不覺。

飯店。

馮翠紅坐在餐桌上,看著手機上的時間,已經十一點四十,蘭溪溪怎麼還冇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