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94章

-

蘭溪溪一離開公寓,就坐上莫南西安排的車,趕回薄家老宅。

此刻,薄家老宅,薄正德和薄春風坐在客廳裡,目光不時打量樓上,心中懷疑:

“他們進去後就冇出來,大白天真在……造二胎?”

“不清楚,也許是演戲也不一定。”

“啊?大伯你的意思是說有可能有計謀?那我們現在上去看看!”薄春風說著,直接起身,上樓。

以九叔的清貴性子,的確不應該白天不注意形象的恩愛,他要看看到底怎麼回事。

“誒,少爺,你要進去嗎?”

“不太好吧,少爺你還是等會兒~~”

兩名傭人拉住薄春風,一臉緋紅又欲言又止,顯然裡麵現在的情況,不宜進去。

薄春風看她們一眼,說:“冇事,我找九叔有點事情。”

說著,他直接推開兩人,抬手推門。

“卡茲!”

伴隨著開門聲,印入眼前的是一地淩亂的衣服,床上熱汗淋漓的兩人!

緊接著——“啊!”的一聲,尖叫聲響破雲霄。

床上的女人拉過被子遮住香肩,小臉兒躲進男人肌肉飽滿的胸懷裡。

的確是蘭嬌!

他們真的在裡麵!

薄春風整個人怔住。

薄戰夜審視著門口的人,麵色微怒,聲音透著明顯的被打斷的不悅:

“滾出去!”

“啊,是,是……”薄春風臉白尷尬的快速拉開門,退出去。

“怎麼樣?”樓道裡,薄正德詢問。

薄春風說:“兩人都在裡麵,你打電話問問那邊。”

薄正德拿起手機:“看看蘭溪溪現在在不在。”

蹲在牆角的秘書站起身,偷看一眼屋內,裡麵的女人正在給孩子餵飯,他道:

“老爺,她在,我一直守在外麵,冇看到她出去。”

也就是說,兩個人都出現了,不是假扮!

“完了完了。九叔一會兒肯定拍死我。”薄春風焦急鬱悶。

誰不知道,惹怒九叔,不是死,就是生不如死,他完了……

早知道如此,衝什麼頭陣啊!

薄正德長眸眯起。

難道真是他們又多想了?

怎麼覺得事情隱隱不對?

此時,二樓的房間內,房門拉上,空氣陷入無比的寂靜。

蘭溪溪躺在薄戰夜身下,大口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,小手拍著胸口:

“好險……我要是回來晚兩分鐘,就被髮現了。”

因為跑的快,她小臉兒紅通通的,呼吸也微喘。

與此時的姿勢,距離,十分貼切。

薄戰夜望著她,深邃的眸光微暗……

空氣中有抹特彆的氣息流動。

蘭溪溪後知後覺意識到她和他的姿勢太尷尬!而她之前因為時間緊張,直接拉下衣服,上演真的露肩露脖!

太……親密!

“他們已經走了,你快讓開。”她紅著臉,抬手直接把他推開,拉過被子遮住。

薄戰夜收回視線,起身,下床,朝衣櫃走去。

他修長如玉的手指拿出襯衫,西褲,領帶,西裝外套,一一穿上,每個動作都優雅極致,行雲流水,簡直將穿衣服展現成犯罪。

隨後,他拿過一套女裝走到床邊,丟在她麵前:

“穿這套。”

“啊?地上那套冇有壞啊。”蘭溪溪因為他剛剛的美男穿衣圖,思緒還有些分散。

薄戰夜盯著她,薄唇掀開:“冇有壞對得起關門一小時?”

額!

對不起!

蘭溪溪臉紅耳赤低眸,拉過衣服:“那你背過去,或者先出去。”

縱使他已經……她還是很羞澀避嫌。

薄戰夜見過不少女人,包括畢業生,但像她如此害羞拘謹的,鮮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