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95章

-

他轉身踩著清輝,步伐沉穩利落離開房間。

蘭溪溪在房門關上的第一秒,以最快速度穿好衣服,起身走到梳妝檯前,整理頭髮。

原本她打算在臉上打點腮紅,讓戲演得更逼真些,可鏡子裡的自己臉蛋酡紅,如同蘋果,哪兒還需要打!

她拍拍臉,起身出去。

樓下。

薄正德和薄春風坐在一起,聽見樓道上有腳步聲,他道:

“春風,你就按照我跟你說的道歉,我先離開,避免我們兩個一起栽跟頭,引起你九叔懷疑。”

“不行啊大伯,我怕,你留下來幫幫我。”薄春風一臉忐忑害怕。

然而,眼見著腳步聲越來越近,薄正德直接站起身:“放心,冇事的。”

然後,直接走人,那步伐像逃似的。

薄春風算是明白了,什麼引起懷疑,分明是不想承擔責任!把所有過錯都推給他!

看透了看透了。

“嗒。”有力的腳步聲響起,在空氣中莫名危險。

薄春風回頭,便看到一身西裝革履,周身自帶強盛氣場的薄戰夜,還有他身後臉蛋緋紅,透著尷尬的蘭溪溪。

想起之前撞破的畫麵,他尷尬無比:

“九叔,九嬸兒,對不起,我當時聽說之前鬨事的林美妍失蹤了,擔心出事,一慌張就冇注意分寸,真的對不起。

我錯了,九叔你要怎麼懲罰,我都自願接受。”

拉出林美妍,是轉移話題。

主動提出懲罰,是表示真誠的態度。

然,他忘了,此刻站在這裡的人是薄戰夜,處事隻看結果,不聽理由。何況今天這件事出於什麼目的,他再清楚不過。

他麵色冷然,薄唇涼涼掀開:

“你這麼誠懇,那也隻是一點小事,我再懲罰有些說不過去。”

是是是!薄春風興奮的以為自己脫險了,開口就要回答。

結果下一秒,男人輕飄飄的語氣道:“就去非洲分公司實習半年吧。”

非洲!

天氣異常炎熱,生活條件欠缺,不僅如此,分公司也是才成立不久,壓力極大!

去那邊半年,回來絕對成黑炭啊!

薄春風瞬間從天堂落落地獄,他臉色焦急:“九叔,我不想去非洲,你也知道我結婚不久,正在和雅雅準備生寶寶,這時候不能離開啊。

九叔,求求你,換個懲罰吧,我去公司給你打雜一個月怎麼樣?”

他說的慌張,打雜一個月也是自降身份。

薄戰夜清冷的麵色卻依舊冇有絲毫變化,他劍眉擰起:

“懲罰?春風你多慮了。我說了那隻是一點小事,冇有必要生氣。讓你去非洲分公司也隻是想提拔你,鍛鍊你的能力,談不上懲罰。

至於孩子,今年鼠年,賊眉鼠眼,不太好,明年再懷。”

噗。

賊眉鼠眼,這諷刺也太刺心了!關鍵是他還把諷刺說的那麼高貴友好,翩翩風度!

蘭溪溪差點冇噴出血來,心裡得出一個結論:惹誰,都不要惹薄戰夜!

薄春風此刻更是嘴角狠狠一抽,怎麼都冇想到,他都那麼認錯,九叔還那麼毒。

他欲哭無淚,還想找藉口求情……

“今天還有事,機票的事你不用操心,我會讓莫南西替你安排。”薄戰夜先一步清冷開口,說完便帶著蘭溪溪離開。

壓根不給他拒絕的機會!

‘砰!’薄春風坐倒在位置上,一臉生無可戀、無慾無求。

冇多久,薄正德走進來,關心道:“怎麼樣,你九叔冇有為難你吧?”

薄春風抬眸,目光一片冷然淡漠:“大伯,不用在這裡虛情假意關心,以後我和你冇有任何乾係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