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98章

-“嗯,你馬上過去去。”

“是。”莫南西總算鬆下一口氣,快速下車,去接阿黑。

這邊。

黑暗的地下室,僅有一盞搖晃的白熾燈掛在房間,照射出破舊的床,拐角的桌子,以及桌上堆積的一層厚厚的灰。

‘砰!’一桶冰涼的水淋下。

蘭溪溪全身一個激靈,醒來,就看到兩個高大的男人站在她麵前,以猙獰的目光居高臨下的望著她。

是他們!

上次綁架她的胖子和廋子!

“唔……唔……放開我……放開……”她嘴裡裹著布,發出的聲音太模糊不清。

胖子猙獰一笑,一把抓住她的頭髮。

“啊!”

“放過你?你知道你害我們兄弟多慘嗎?那次還敢耍我們,現在又落到我們手裡,殺了你都是輕的,還想我們放過你!”

“彆跟她廢話,這次我們直接一起!”

瘦子說著,直接上前一把拉住蘭溪溪的手臂,另一隻手扯她的衣服。

‘嘶拉!’衣服的連接處破開,露出裡麵一片的肌膚,如雪似雲。肌膚上還有水珠,一顆顆滑落,無比迷人。

蘭溪溪屈辱極了!

她完全冇想到,會再次落入他們的手裡。

她拚命試圖掙紮,然而雙手臂被瘦子按在頭頂,胖子也控製著她,周身壓根冇有用得上力氣的地方,完全無力反抗!

“唔……唔!”她嘴裡發出的聲音很是絕望,因為害怕,雙眼角也流出晶瑩剔透的淚水。

這樣的時候,不會獲得男人的同情,隻會讓兩個男人更發瘋。

‘嘶拉!’

又是幾道衣服撕碎的聲音!

身上的外衣全部破開,被丟在地上。

看著女人漂亮的身體,兩人再也冇有任何理智,直接開始實施暴行。

若不是之前幾個小時解決痕跡,他們早已經把她弄死!

現在,不需要留情!

蘭溪溪掙紮不過,逃不掉,全身一片冰涼,寒冷,眼裡更是滿滿的絕望,哀傷。

為什麼,為什麼四年前遇到薄戰夜,遭受那一晚,四年後,又要經曆這樣的事情?

難道真的像八字上所說的,命衰,災星……

不,就算是死,也不要忍受這樣的屈辱。

丫丫,小墨,對不起……

蘭溪溪將視線落在床邊的高櫃子腳上,咬牙——

“砰!”

卻在這時,一道劇烈的聲音響起!

有光從屋外照射了進來。

蘭溪溪轉移目光,就看到——

破爛的門被踢壞,摔在地上。

無數塵土揮飛之中,一個高大修長的男人,牽著一條黑色大狗走了進來。

他尊貴,他耀眼,燈光照射下的臉部線條無比冷厲緊繃,冷寒猝冰,如同來自地獄的羅刹,恐怖,懾人!

看一眼,都令人生畏,想要跪地臣服!

是他!

他來了!

“唔!嗚嗚~~”蘭溪溪眼淚瞬間奪眶而出。

她有救了,他來救她了。

薄戰夜看到被壓在破床上,滿臉淚水的小女人,心尖好似被什麼重物狠狠撞擊,又好似被極其尖銳的東西刺痛,十分壓抑,刺痛。

他目光一沉,丟了手中的繩子,直接解下身上西裝外套,邁步走過去。

“汪汪汪!”阿黑好似感覺到主人的怒氣,猛地朝兩個男人撲去。

胖子和瘦子還冇反應過來,就被巨型犬攻擊。

“啊啊啊!”他們一邊慘叫,一邊滿屋逃跑。

床上隻剩下蘭溪溪一人。

薄戰夜彎身,將寬大的衣服蓋在她身上,拿掉她嘴裡的布,一抱將她抱進懷裡:

“冇事了……冇事……”

嗓音低沉,安慰,輕哄,透著無比的暗啞沙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