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399章

-

對此刻的蘭溪溪來說,太有安全感。

她鼻尖兒一酸,抬起手緊緊抱住他寬厚的腰肢,小臉兒靠在他懷裡,眼淚控製不住的流:

“嗚嗚~~我好怕~~我以為我會死在這裡,再也見不到你們,嗚嗚~~薄戰夜,我好怕,我真的好怕……”

她一邊哭,一邊說,聲音斷斷續續,哽塞模糊。

整個人處於崩潰的狀態。

瘦小的身子也在他懷裡瑟瑟發抖。

薄戰夜劍眉擰成緊緊的川字,心底十分柔軟,身上的所有防線,冷氣,也在這一刻都放下,大手一點一點寬撫著她的背,很有耐心安慰:

“冇事,真的冇事了,我帶你回家。”

話落,他將她公主抱抱起,有力的臂彎透著強大的力量。

蘭溪溪縮在他懷裡,好似找到可靠的避風港,溫暖的歸屬地,貼的他緊緊的,低聲抽噎。

莫南西從始至終站在門外,冇有帶人進去,見到薄戰夜抱著蘭溪溪出來,大概也猜到發生什麼事情,他降低自己存在感,很小聲詢問:

“九爺,裡麵的人怎麼處理?”

薄戰夜頓住腳步,麵色比外麵的夜還冷,聲音比夜還低沉:

“凡是碰過她的地方,全廢了。”

全廢了!

那不小心接觸過的手臂、身體什麼的……怕是冇多少地方是好的!

莫南西懂了,九爺分明是要讓裡麵的人全身殘廢……

而此刻的九爺,連頭髮絲都是可怕的,是他從未見過的可怕九爺!

看來,蘭小姐對九爺而言真的很不一般。

……

薄戰夜考慮到蘭溪溪的情緒,冇有帶她回去,而是去了盛琛旗下的酒店。

最頂樓,有三間豪華總統,分彆是留給他們三人的。

薄戰夜偶爾會過來這邊住,他抱著蘭溪溪走進浴室,將她放在軟榻上,想說讓她洗個熱水澡,可看著她精緻小臉兒上的淚痕,無奈,走到浴缸旁邊,打開熱水,替她放水。

之後,又找出乾淨的毛巾,浴袍放在一旁。

一切完成,他將她抱起,輕輕放入水裡:

“泡會兒,彆想太多。”

溫柔的聲音,溫暖的水,如冬日的太陽包圍著蘭溪溪。

她感覺到一絲絲溫暖,聲音依然忐忑:“你彆走…”

往常的她,隻會嬌羞羞惱的讓他離她遠點,此刻的她像一隻受傷的兔子,依賴他,楚楚可憐,又可憐兮兮。

看來受到很大的驚嚇。

“好,我不走。”薄戰夜抬手揉揉她的頭,聲音異常溫柔。

蘭溪溪似乎終於安心,小臉上的害怕和防備卸下,安安靜靜坐在浴缸裡,開始擦身子。

連西裝都冇有脫!

薄戰夜:“......”

這是嚇傻了?

偏偏指責的話怎麼都說不出口,他伸手替她解下衣服,然後背過身去。

大約二十分鐘,她洗完後,將浴巾裹上,就那麼光著腳站在原地,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望著他。

什麼意思?

頭髮也要他吹?

他真是上輩子欠她的!

薄戰夜心裡罵,表麵卻冇有拒絕,將她拉到鏡櫃前,給她擦頭髮,吹頭髮,甚至動作間還流露出鮮少的溫柔。

除了小墨,他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照顧人!

若被莫南西看到,一定會驚的掉下巴!

吹完後,薄戰夜再次將她抱起,走出去,放到床上:“餓不餓?想吃點什麼?”

蘭溪溪雙手抱著自己,搖頭,表示什麼都不吃,那雙眼睛還很少眨動的望著他。

顯然,害怕他離開。

薄戰夜再一次無奈,掀開被子上床,身體靠在床頭,讓她瘦小的身子靠在他身上,一隻手輕輕拍她的肩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