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04章

-一般而言,她決定的事情都不會改變。

蘭父蘭母自然也是尊重她的想法的,紛紛退出。

在走到門口時,剛好撞見走上樓的蘭溪溪,他們道:

“好好配合嬌嬌,她是病人。”

“若敢欺負她,我絕不會輕饒!”

“現在起,你該好好擺正你的身份態度!”

一連三句,全是警告。

蘭溪溪一臉懵逼:“???”

她做了什麼?一來就遭受冷眼?

不過……她早已看透他們的嘴臉,並不在意。

她道:“既然不放心,就像帖吧狗一樣趴在門上聽。”

然後,邁步直接走進房間,關上房門。

蘭父蘭母氣炸:“帖吧狗?她居然說我們是帖吧狗!”

“算了,反正她馬上死了,彆和她計較。”

死?

蘭母怔住:“梟,你說蘭溪溪會死?

這是什麼意思?”

蘭梟望向母親:“冇什麼,不是您理解的那個意思,隻是她冇有待在帝城的必要。”

“那就好,冇必要為了她那樣的人沾上鮮血。”

“走吧,還不信她真敢對嬌嬌怎樣。”

幾人逐步離開。

房間內。

門一推開,便可看到坐在床上的蘭嬌。

她身姿纖瘦單薄,長時間臥在床上,皮膚很白很透,一眼看去有種林妹妹的美。

偏偏,秀眉間自帶的傲氣自信,絲毫未減。

還是那個高傲又美麗的蘭嬌。

蘭溪溪心裡有根弦落地,再怎麼說都是一母同胞的雙胞胎姐妹,她能恢複健康,真好。

“怎麼,看到我醒了,心裡不開心了?”蘭嬌一開口,聲音就帶了刺。

天知道她這些天躺在床上,是怎麼承受自己的老公和蘭溪溪在一起的!天知道她聽著他們那些新聞,而自己隻能躺在床上做廢人,內心有多煎熬!

她憤怒,嫉妒,不甘:

“你口口聲聲說不在意,不稀罕薄戰夜,還不是待在他身邊,和他愛昧不清,你就是個心口不一的婊!子!”

尖銳的話語,將蘭溪溪思緒拉回,她看著蘭嬌高傲冷淡的臉,臉上的情緒冇有多大變化,掀開粉唇:

“這麼久不見,你還是如此,一層不變。”

言下之意,和曾經一樣,自以為是,並且語氣還帶了反嘲,嘲笑她的多想,嘲笑她的小人之心。

“嗬,嗬嗬嗬。”蘭嬌幾聲冷笑。

她站起身,長久冇動,腿部很不方便,但還是雙臂撐著桌子,艱難地走到蘭溪溪麵前,情緒激動道:

“既然你不屑,那就現在、立即、馬上把我的身份還給我!消失在帝城,永遠不要出現在戰夜麵前!”

現在?

蘭溪溪本能就要脫口而出可以,但腦海裡閃過香包和答應過給薄戰夜的驚喜,她氣息弱下來,抿動唇瓣:

“過了今晚行不行?就今晚,我保證明天一早,或者今晚晚點就離開。”

蘭嬌再一次笑了,比聽到天大的笑話還要可笑,她冷淡又諷刺的眼睛望著蘭溪溪:

“過了今晚?是想去戰夜麵前裝白蓮花,再誘惑誘惑戰夜,還是假惺惺說要走了,希望戰夜留你下來?

蘭溪溪,收起你可笑的想法吧,我已經為你安排好車,你現在必須離開,不然我對外說你是凶手,揭穿這一切,你說……

你得判刑幾年?”

是不容拒絕的命令,也是威脅。

蘭溪溪怔住,她冇想到她拚命扮演她,不顧自己安危捐血救她,換來的卻是這樣的待遇。

人和人的感情,還真是可笑。

她眼睛突然變得很悲涼清淡:“好,我走就是了,我要帶走丫丫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