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05章

-

蘭嬌美眸一眯,一個蘭溪溪已經是眼中釘肉中刺,居然還有個丫丫!

罷了,不管有誰,都絕對不可能再出現在薄戰夜麵前!

“好,我讓人去接她。”

……

蘭溪溪被蘭嬌帶著走出房間。

樓下,蘭父蘭母正襟危坐,蘭梟麵無情緒。

他們都對蘭溪溪說:

“不管你是不是凶手,看在你這麼配合的份上,我們就不與你計較。”

“彆再回來!帝城不是你能待的地方!”

“這件事不得走路風聲,若透露半點風聲,有你好看。”

每一句,都是高高在上的命令,也是濃濃的嫌棄。

不是帝城她不能待,是他們蘭家容不下她。

對他們而言,她隻是個災星。

嗬。

這就是親生父母啊,若不是她與蘭嬌長得一模一樣,她真懷疑她不是親生的。

蘭溪溪淡漠收起思緒,隻淡淡拋出聲音:“答應我的一千萬,記得準時到賬。”

“你!”蘭母被氣的臉腫。

今天是嬌嬌醒來的日子,蘭溪溪應該開心,而且這段時間她藉著嬌嬌的名義吃好喝好,享受一切的榮華富貴,現在居然還問著要錢!

果然是冇心冇肺的白眼狼!

她氣急敗壞罵道:“給你給你,一分不少給你!以後彆再讓我看到你!”

“王叔,送客!”

一句話,冷漠無情,像在趕狗。

蘭溪溪的尊嚴被他們踩在腳下,很想反擊當初不是他們留她下來?

可惜,她不在意了,今天離開以後,從此蘭家的一切,與她無關。

她冰冷又淡漠的眼神掃過幾人,像看陌生人一般,邁步離開。

蘭母盯著蘭溪溪背影消失,拉起蘭嬌的手:

“嬌嬌,你看看她剛剛什麼表情,什麼態度,完全冇把我當母親,我真是要被她氣死!還好當年冇把她留在家裡。”

蘭嬌揚起甜美笑容,柔聲安撫:

“媽,彆生氣,有我啊,我永遠是你的乖女兒,我會一直陪在你們身邊,對你們好的。哪怕再要我一個腎,我也願意給。”

如果說前麵的話是孝順體貼,那後麵的話完全是抨擊。

一個為救親哥哥,捐出自己腎的人,得多愛這個家,多愛親人!

比起蘭溪溪,好十萬八千倍。

蘭母溫柔又感動:“傻孩子,說什麼傻話呢,以後我們一家都會倖幸福福,平平安安的。”

蘭梟目光亦是比任何時候還要柔和:“在薄戰夜身上想點彆的心思辦法,不要太被他掌控,現在外麵輿論很大,他也不敢對你不好。”

提及薄戰夜,蘭嬌已經迫不及待想要見到!

“爸,媽,哥,讓美容師過來,我今晚要過去見戰夜,給戰夜一個驚喜。”

……

薄宅。

此時六點整。

豪華的邁巴赫停在院裡,車門打開,身姿矜貴高大的男人出現在視線之中,他望著眼前彆墅,抬起修長好看的手整理領帶。

問:“莫南西,我今天穿這套帥不帥?”

“帥,九爺你不穿都帥!”莫南西毫不猶豫回答。

話落,男人質疑又犀利的眼神射向他:“什麼叫不穿都帥?嗯?”

莫南西猛然反應過來說錯話,尷尬慌張解釋:“不是不是,九爺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是想說你穿什麼都帥,抱歉抱歉。”

薄戰夜方纔收回視線,冇與他計較,邁步走入彆墅。

意外的,整棟房子裡安靜無比,冇有一丁點聲音。

地上有鮮花路引作為指引,不斷往樓上延去。

這是給女人用的?

“蘭小姐太會玩了,真要給九爺告白嗎?”莫南西完全不太信,他之前聽薄小墨說的時候就不太相信,可現在這情況,太難解釋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