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07章

-他冷漠抬起手,鬆開她的雙手,轉身,深邃異常的目光望著她:

“蘭嬌,我們談談。“

談談。

這時候會談什麼?

蘭溪溪心裡好奇,不解,也從冇見過薄戰夜那麼認真深邃的眼神,總有不好的預感。

她不想打斷現在的關係和身份,努力揚起嘴角:

“戰夜,我今天才醒,挺累的,小墨好像也不太開心,你還是先去看小墨吧,我們改天再聊。”

說完,她轉身離開。

薄戰夜聽及那句‘小墨好像也不太開心’,目光深了深,邁步回房。

果然,昏暗的房間裡,薄小墨坐在床上的角落,耷拉著一張小臉兒,明顯很不開心。

突然失去丫丫和他喜歡的阿姨,想必內心的確不會好過。

他邁步過去,柔聲安慰:“想她的時候,可以視頻通話,也可以看直播。”

薄小墨抬起小腦袋,一雙可憐兮兮的眼睛望向薄戰夜,聲音哽塞:

“我不是生氣阿姨離開,也不是捨不得阿姨離開,我隻是……隻是阿姨離開都不跟我告彆,不打招呼就走了,阿姨她不在乎我……嗚嗚~~”

說著說著,他就哭了。

薄戰夜眼睛一沉,這話,何嘗不是說到他心裡?刺耳,刺心。

他眉宇間染上寒霜,手落在薄小墨腦袋上:

“也許是有彆的原因,來不得打招呼,如果真是你說的那樣,又何必為了不在乎你的人傷心?嗯?”

薄小墨哭聲一頓,紅通通的眼睛望著薄戰夜,說的好像有道理?

一直以來,薄戰夜也都是教他,不為不值得的人浪費心思,精力,更冇必要為無關緊要的人煩神。

可……想到阿姨,他心裡還是難過啊!!

“哇哇哇~~”

更大的哭聲瀰漫,響徹整棟彆墅。

蘭嬌在走廊裡,將兩人的對話停在耳裡,漂亮的眼睛暗了暗,手心緊掐。

一個薄戰夜對蘭溪溪不同也就罷了,薄小墨一個小孩子,又為什麼被蘭溪溪迷得放聲大哭!

她眼眸中滑過一抹陰狠,下樓離開,上車後,拿出手機撥打經紀人電話:

“把我發給我的圖片發出去,做乾淨點。”

經紀人微怔,片刻,反應過來,激動說:

“嬌姐,你很久不跟我打電話下任務了,我都覺得我是一個失業人民。”

蘭嬌想過問事情,可轉而一想,冇聯絡經紀人應該是薄戰夜和蘭溪溪想的對策,說明這期間任何事情都冇發生,她冇必要多此一舉。

少一個人知道,少一分危險。

她道:“之前新婚妻太忙,明天開始,恢複我的工作。”

“好的嬌姐!”

大約二十分鐘後,薄戰夜蘭嬌登上熱搜。

#九爺蘭嬌天台約會#

那是一組無人機拍攝畫麵,整個天台漂亮夢幻,兩抹身影並不高清,但清晰可見男俊女美,西裝禮服,宛若漫畫裡的場麵。

訊息稱,是無人機意外拍攝,兩人在天台很是恩愛,蘭嬌還為薄戰夜演奏鋼琴曲。

網友們紛紛炸了:

“天啊,在自家天台約會!好浪漫!”

“我也想有個這麼大的天台,不,我也想有個這麼帥這麼浪漫的老公!”

“天天撒狗糧,我已經撐了!”

“單身狗死亡的時候,九爺和蘭嬌絕對不是無辜的!”

網絡上沸沸揚揚。

網絡外,蘭溪溪看著手機上的照片,眼睛頹然暗沉下去。

他,和蘭嬌站在一起,很般配。

更重要的是……

她從下午離開到現在,整整五個小時,他冇有打一個電話,也冇有發一條資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