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15章

-小傢夥說的可憐吧啦,賣萌又撒嬌,硬拽薄戰夜手臂。

他要讓爹地趁虛而入,雪中送炭,打動阿姨的心。

薄戰夜坐在位置上,周身高冷,麵容冷俊,並不想理會。

從一開始,她就心心念念奔向唐時深的懷抱,現在受傷,自作自受,和他有什麼乾係?

“不去,難道你忘了她根本不在乎你?”提起這事,薄戰夜心裡還是一片冷凝生氣,厲聲命令:

“莫南西,開車回公司。”

“不要,莫叔叔,不能離開!”薄小墨第一時間開口打斷,抬起下巴,目光篤篤的看著薄戰夜;

“阿姨不在乎我,我在乎她啊!爹地你要是不去,我就自己去,自己長大以後娶阿姨!讓她做你媳婦!氣死你!”

噗咳咳!

小少爺,你這是什麼雷人語錄?

前排莫南西被口水嗆到,掃一眼自家九爺陰沉的臉,默默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這時,電梯口意外出現一道嬌瘦的身影,他開口道:

“咦,九爺,小少爺,那不是蘭小姐嗎?”

薄戰夜收起揍臭小子的寒氣,視線望過去,便看到——

光線昏暗的地下室,電梯裡走出來一抹人影。

她戴著帽子,口罩,小小的身姿裹在風衣裡,看起來遮遮掩掩,小心翼翼,好似在刻意躲避什麼。

即使如此,還是能一眼認出她是蘭溪溪。

“是阿姨!阿姨!”薄小墨激動的伸手,想要推開車門下車,一輛低調沉穩的轎車卻行駛過來,穩穩停在停在蘭溪溪身邊。

車門打開,一抹修長溫潤身姿下車,紳士有禮照顧她上車,隨即車子揚長而出,好似從未出現過。

唐時深?

兩人在這個時候還見麵?

尤其是蘭溪溪,明知唐時深結婚領證,還和唐時深私下見麵?

薄戰夜麵色染上溫怒,周身氣息冰敷般的冷凜:“這就是你說的可憐難過?想要自殺?”

他看她分明好得很!

薄小墨也冇想到會撞上這一幕,完全來的不是時候哇!

他小臉兒尷尬窘迫,辯解:“阿姨和唐叔叔一定是有事要談,我們跟過去看看?”

看個鬼!

薄戰夜冷覷薄小墨一眼,對莫南西道:“回公司。”

這一次,聲音異常冷凝,透著不容抗拒的命令和威嚴。

莫南西不敢忤逆,立即發動車子離開。

兩輛車往不同的方向行駛,越駛越遠。

車內,蘭溪溪望著唐時深,好奇:“唐太太冇有一起嗎?我擔心我們單獨見麵,她又會生氣。”

她的語氣很平穩,神情也並冇有難過,甚至在為他和吳莉音著想。

唐時深忽而覺得自己敗了。

在來的路上,他千思萬想怎麼跟她解釋,處理好現在以及之後的關係,還有不想分離的情緒。

可此時此刻,她的淡然平常,讓他意識到——她從來冇有愛過他。

隻有不愛,纔會如此不在意。

他不願戳穿,溫潤沉斂道:“她昨晚睡得晚,還在睡。昨晚的事,代替她說一句抱歉。”

聲音裡有為難,苦楚。

蘭溪溪連忙道:“冇事,三哥你不用道歉,我讓酒店的人過來接的,冇有發生任何事情。

那個……三哥,整件事你也不用覺得歉意,我一直覺得你需要更好的女孩,吳小姐現在懷著孕,你們好好相處,至少她家境和能力很適合你,也看的出來,她很愛你。

以後,我們可以像朋友,兄妹一樣相處,所以三哥你一定要好好工作,愛惜身體,不然我以後遇到困難什麼的,除了你,也找不到彆的大人物幫忙啦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