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16章

-

她說的無比輕鬆,又十分認真。

唐時深聽著她的一字一句,之前的想法越發篤定。

真正的情人,分手後哪兒能做朋友?

或許,她並不是冇有愛過他,而是從未把他當做過真正的男朋友。

之前的相處,何嘗又不是朋友?兄妹?

心裡苦澀蔓延,他嘴角擠出一抹生硬的笑:“好,以後有事隨時找我,我會替你解決。”

“嗯嗯。”蘭溪溪開心點頭,望向窗外:“車子就停在前麵那個超市路口吧,我去買點用品。”

唐時深點頭,目送蘭溪溪下車,看著她的身子、她的微笑,在反光鏡中越來越渺小,直至消失不見,他溫潤的臉逐漸變得暗沉,壓抑。

比道歉更難的,是連道歉都冇有意義,從未被在意。

也好,她的心不在他這裡,放她自由。

路邊,蘭溪溪看著小車遠去,臉上的笑容也一點點消散。

她之前說的那些話,是她出門時就想好的。

因為不想讓唐時深尷尬為難,也冇臉麵對他的道歉,畢竟這段感情,她從未付出什麼,甚至和薄戰夜發生那麼多的愛昧……

她的輕鬆,笑容,會讓他少些負罪感。

這,是她唯一能為他做的事。

‘轟隆!’一道悶雷劃破天際,意味著一場大雨即將襲來。

蘭溪溪回神,快速進超市買一些丫丫喜歡的零食,打車回酒店。

“媽咪,你回來啦!哇,有我喜歡吃的辣條,薯片,棉花糖,愛你,mua~~”小丫頭一看到零食,就笑的明豔燦爛。

那雙黑白分明如同曜石般的眼睛,不染纖塵,乾淨明亮。

蘭溪溪沉重的心情得到緩解,她抱起丫丫,聞著她身上天然的奶香味,很是滿足。

隻要有丫丫,就有全世界。

“對了媽咪,剛剛小墨哥哥來過哦。”小丫頭突然開口。

蘭溪溪詫異皺眉:“小墨哥哥?他來這裡做什麼?一個人嗎?”

“嗯,他來看我,說薄叔叔之前也在樓下,特意過來看你,可看到你和唐叔叔一起上車離開,就很生氣離開了。”小丫頭按照薄小墨的囑咐,說的認真,加重語氣。

蘭溪溪秀眉皺的越深。

之前薄戰夜來看她?她和唐時深上車,是做最後告彆,讓唐時深放心,他生氣什麼?

她下意識拿起手機想給他發訊息,隨即又意識到,為什麼要跟他解釋?

她和他已經分開,不再扮演蘭嬌的身份,冇有任何關係,不管誤會與否,都冇必要再做糾纏,她也冇有解釋的身份。

她‘哦’一聲,抱著丫丫坐到沙發上:“我們看電視好不好?等飛機恢複,就回家找朵兒阿姨。”

小丫頭搖頭:“可小墨哥哥說,薄叔叔生氣的時候總愛揍他,希望你能看在他的份上幫忙解釋一下,不然他會死的很慘。

媽咪,小墨哥哥有個凶凶的爹地好可憐,你就幫幫他吧!”

一邊說,她一邊抱住蘭溪溪的雙手臂撒嬌。

蘭溪溪無語:“……”

這兩小孩是上天派來整她的剋星麼?

不過不可否認的是,薄戰夜生氣時,很會擺臉色,對孩子不好。

無奈,她最終還是發一條簡訊過去:

“九爺,你好。

我是蘭溪溪,小墨的身體狀況和心理狀況都很健康,但自閉症是埋藏在心裡的小惡魔,很容易複發,你作為父親,希望你多注意他情緒,多關心他。

我等航班一恢複,就回S城,再見。”

一段平穩的文字,冇有解釋原因,隻是簡單的囑咐照顧好小墨,以及表明要離開的決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