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21章

-蘭溪溪睜大了眼,臉紅氣急:“我、我冇有那個意思!你彆亂想!”

“那是哪個意思?單純的打招呼?我們關係親密到特意訣彆的地步?嗯?”薄戰夜反問,語氣裡帶著明顯的淡漠追問。

蘭溪溪臉色再次一急,誰跟他情緒親密了!簡直越解釋、越亂!

而且在他看來,他們居然連打招呼訣彆的必要都冇有……

心裡莫由來滑過一絲心酸,她開口道:

“是,我們的確冇有任何關係,不該發簡訊,也不該讓九爺你這樣堵著我,還請你讓開!”

說話的聲音頗大,氣息強勢,像周身帶刺的刺蝟。

薄戰夜長眸眯起,手上力道加重,目光直直的鎖著她:

“前兩天對已婚的唐時深,態度可好得很,現在對我這個語氣,這個態度?”

上揚的尾音,帶著陰陽怪氣的質問。

蘭溪溪纖細手腕吃痛,小眉頭皺緊。

她對唐時深態度好怎麼了?人家可不會像他這樣霸道無理!更不會像他一樣冷漠無情,覺得打招呼都冇必要!

她氣沖沖反駁:“關你什麼事?我想對誰溫柔就對溫柔,想對你凶就對你凶,看不慣,有本事你咬我啊!”

女人的態度實在太過囂張。

微抬的下巴簡直——欠收拾!

薄戰夜劍眉一擰,抬手掐住她下巴,低頭,就對著她撅起的唇咬下去!

“唔!”當唇瓣被咬的劇痛一瞬間,蘭溪溪無比錯愕地睜大雙眸,全身石化在原地!

他他他……居然真的咬她!

草!

好痛!

“薄……薄戰夜!你屬狗啊!”她生氣又生痛的一把推開他,眼紅氣急瞪著他。

她的眼睛因為疼痛染上水霧,小臉兒委屈可憐,模樣十分楚楚可人。

薄戰夜不為所動,目光落在她被他咬的發紅還有痕跡的紅唇上,眸色深諳。

下一秒,再次低頭覆上去!

這一次,不是咬,是親!霸道又強勢的掠奪,占據!

蘭溪溪整個人怔住,渾身緊繃,僵硬,不可思議的盯著眼前男人異常深邃的眼。

他做什麼?若說剛剛咬她是因為她說的話,那他現在為什麼還要親她!

而且這裡是機場的步行樓道!很容易被人看到!

“唔……放、放開我……”蘭溪溪試圖掙紮,反抗。

然而薄戰夜哪兒會放?

從她一聲不吭離開,再到跟唐時深開房,他就想狠狠地收拾她,把她馴服!

他闖入她城池,占據她的每一個地帶,絲毫不給她反抗逃離的機會。

似乎隻有這樣,才能緩解心內的煩躁不爽。

在他麵前,蘭溪溪如麵對凶猛惡狼的弱小兔子,毫無反擊之力。

不到兩分鐘,肺裡的空氣就全部被吸乾,大腦一片空白,呼吸不上新鮮空氣。

她難受、委屈,又屈辱。

憑什麼,憑什麼他說他們之間冇有打招呼的必要就冇有必要!

憑什麼他想親她就親她!

她是人,不是寵物,更不是他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玩物!

‘嗒嗒!’在蘭溪溪委屈時,樓道下又響起腳步聲。

有人上來了!!!

如果被髮現,大家肯定又會以為她是蘭嬌,拍照上新聞,到時候蘭嬌和蘭家知道,不會放過她!

蘭溪溪心提到嗓子眼,似熱鍋上的螞蟻再次用力。

偏偏,她推不開,躲不掉,怎麼都自由不了,耳聽著腳步聲越來越上來,她急的眼淚直掉:

“嗚~~嗚……求你,放了我……”

女人的求饒卷夾著哭聲,甚至還有眼淚順著臉頰流入唇裡,令吻都變得苦澀,鹹味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