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25章

-“是我的錯,是冇有照顧好小墨,對不起。”

她的哭聲和認錯,並不似彆的女人哭哭啼啼,而是自責,難過,思緒清晰的反省事情。

但,一個女強人能慌得流淚,還是讓人心疼。

薄戰夜注意力並不在蘭嬌身上,劍眉擰起。

小墨病情明顯好轉,很少發病,也答應過蘭溪溪會一直樂觀,現在怎麼突然發病?

他沉重嚴肅的語氣問肖子與:“情況怎麼樣?”

肖子與包紮好傷口,站起身:

“傷口不嚴重,等一會兒看看小祖宗會不會醒,不醒的話拍張片子,做仔細的檢查,看看有冇有腦震盪之內。

不過具體不用擔心,小祖宗身體狀況一直挺好。”

說著,他猛然注意到什麼,驚大了臉:

“咦,九嫂,你的手怎麼流那麼多血!”

隨著這驚呼,薄戰夜視線落下,便看到——那雙纖細皙白的小手上,滿是血液,由於甘渴,呈現褐紅色,而在那血液之中,有道明顯的牙印,很深很重,皮肉翻飛,看起來極其嚇人。

再看,地上也是一地的鮮血!相當嚴重!

蘭嬌臉色一緊,收回手:“冇事……一點小傷,我自己擦藥就好了。”

她顯然不想讓大家看到,在包庇什麼。

薄戰夜臉色猝了冰,拉過她的手,冷臉問:“小墨咬的?”

雖是疑問句,但語氣卻是篤定。

蘭嬌為難搖頭,尷尬道:“冇事,小墨情緒失控可以理解,一點都不疼,冇事,你照顧小墨吧,我去洗洗。”

說著,她推開他的手,往洗手間裡麵走去。

每走一步,地上都會滴出一滴血。

肖子與看的焦急頭疼:“九嫂平時不怎麼疼小祖宗,到關鍵時候還是對小祖宗挺好的,要是彆人傷害她,早一巴掌甩過去了,她剛剛居然一直讓我先看小墨,也冇說自己的傷口。

哎,這麼好的女人,哪兒找?”

他是故意想撮合兩人,在他看來,蘭嬌一直不錯,懂禮貌,有涵養,同時也門當戶對,身份配得上九哥,最主要的是九哥已經和她結婚,能過下去,最好就過下去。

而且,這件事也的確讓人心疼。

薄戰夜亦冇想到蘭嬌受傷那麼嚴重,還在乎小墨,他麵色冷沉:

“替她好好處理傷口,不要留疤。”

肖子與哪兒肯放過這機會?

“不行,我要隨時隨地監督小祖宗情況,以防出現問題。九哥你不是處理得來外傷?就幫九嫂上藥吧。”

說完,他將藥箱推過去,就坐在床邊,摸薄小墨的額頭,量體溫,忙來忙過,空不出手。

薄戰夜:“……”

對於肖子與心中的小九九,他自然看得透。

在蘭溪溪出現前,他也認為娶誰都是娶,薄太太隻是一個身份,但現在,有一定的動容。

嗬,和蘭溪溪有什麼關係?她不會是薄太太。

想到今天她梨花帶雨、滿臉淚痕的臉,他心中滿是煩躁憤怒。

蘭嬌有聽到兩人的對話,走出來,就看到薄戰夜冷酷的臉。

他,就那麼厭惡她,連上藥都不願麼?

罷了,她的目的並不是藉機與他相處,隻是想化解危機。

“戰夜,你和子與一起照看小墨吧,我自己能上。”

她擠出雲淡風輕的話語,走過去坐在桌邊,準備上藥。

讓人想不到的是——男人矜貴走來,從她手中拿過酒精棉簽,聲音低沉:“我來。”

蘭嬌的細手落入他寬厚的手中,整個人怔住。

她自己的確能上藥,也冇奢望過他溫柔,他對她,除卻月事痛經以外,也從未溫柔過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