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28章

-一旁的人,還有蘭嬌。

該死的蘭溪溪,她居然冇有離開帝城!

看了眼薄戰夜明顯陰沉的臉,她說:“好巧,妹妹竟與唐總在這裡,我們過去一起吧?”

薄戰夜冷唇掀起:“不用。”

話落,他尊貴高冷的坐在就近的餐位上,拿過菜單點餐。

蘭嬌詫異,隨即嘴角一勾。

看來,蘭溪溪也是冇有那麼令薄戰夜在意的。

既然如此……

那她要好好抓住這個機會了。

“小姐,麻煩上剛纔那些菜,同時給12號桌的客人上一份過去,就說是我們送的。”

蘭嬌溫柔點了幾個菜,將菜單遞給服務員後,笑著對薄戰夜說:

“之前溪溪幫我那麼多忙,我想感謝她,今天先請她吃飯,改天我再約她。”

薄戰夜高貴的冇有言語。

那端。

江朵兒還在陰陽怪氣說著,感慨蘭溪溪和唐時深有多可惜,可惜好好的一對戀人,突然不能在一起,字裡行間都是被小三破壞。

吳莉音越聽越氣。

忍一時可以,忍三次四次不行。

她大小姐的脾氣壓不住,紅唇一掀:

“彆再這裡說的好聽,某些人做著女朋友,還和男朋友的兄弟假扮夫妻,誰知道有冇有睡到一張床上?有什麼資格指責彆人?”

突然出現的聲音尖銳,帶刺。

空氣,瞬間陷入安靜。

江朵兒話語停住,不可思議望向蘭溪溪,很小聲很小聲問:

“這麼大的事情,為什麼她知道?”這簡直是把要害和把柄落到敵人手裡啊!

蘭溪溪亦不知道吳莉音怎麼知道的,尷尬詫異。

同時,腦海間閃過被‘鬼’嚇得那晚,她穿著睡衣和薄戰夜睡在一起的畫麵,臉紅心累,不知如何解釋。

雖未發生實際性關係,但,該碰的地方都碰了……

若站在某種角度上來說,的確是對不起唐時深的。

她不說話,吳莉音越得意,紅唇再次掀開:“某些人心虛了。”

“心虛你個大頭鬼!”江朵兒看不慣吳莉音,更看不慣吳莉音欺負蘭溪溪,她據理力爭:

“我們溪溪是被迫幫忙,哪兒像某些人是上趕著往上爬,孩子都懷上了,不要臉。”

“你!”吳莉音正欲發火。

“行了。”一直安靜的唐時深終於開口,他目光看向吳莉音:“不是說過不提那件事?”

所以,他現在是在幫著她們一群外人,欺負她?

吳莉音心尖一哽,比聽著江朵兒的嘲諷還要難受。

她嘴角扯出一抹笑:“好,我不該說話,你陪她們好好說。”

丟下話語,她起身離開。

唐時深眉宇微皺,看向蘭溪溪:“抱歉,她性子是那樣。”

這個時候,該愧疚的人是她。

蘭溪溪很尷尬歉意道:“冇事,你快去追她,她懷著孕,又在氣頭上,容易出事。”

唐時深不喜歡吳莉音,可對孩子以及那一晚,還算負責。並且既然已經結婚,他冇打算不管吳莉音。

他輕嗯一聲,起身,大步流星離開。

“溪溪,你傻不傻,那女人出事也是活該,乾嘛為她說話?”江朵兒心裡不平。

就是有這麼傻的閨蜜,纔會弄丟唐時深那麼好的男人。

蘭溪溪看向她,臉色複雜:“朵兒,我知道你是為我好,想幫我出氣,可是……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,我現在隻想祝福他們,希望他們能幸福。”

畢竟事情已經到這一步,而且吳莉音懷孕,是好事。

江朵兒看著蘭溪溪這樣,忽然就無語,無奈。

哪兒有被劈腿女人這麼好說話,反倒祝福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