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29章

-

對了,真相隻有一個!

那就是——

不愛唐時深!

隻有不愛,纔會不在意,祝福。

懂了懂了,心不在這裡,自然就在……

江朵兒看破不說破。

“不好意思,打擾一下,為你們上菜。”這時,服務員聲音響起。

緊接著,侍者們布上一道道鮮美的菜。

可他們的菜已經上完了啊?

“小姐,你好,這應該不是我們的菜。”蘭溪溪禮貌開口。

服務員微笑著說:“是8號桌的女士送你們的。”

8號桌?

蘭溪溪下意識順著桌牌看過去,然後便看到坐在餐位上,俊美高貴的薄戰夜,以及漂亮優雅的蘭嬌。

似早有等待,蘭嬌對她抬起手揮手,嘴角揚起禮儀萬千的笑。而她身邊的薄戰夜,冷漠疏離,看也不看這邊一眼。

以他的角度,是能看到的,無非刻意不看。

也是,她之前隻是假扮他的妻子待在他身邊,他想要的身體交易行為她又冇有滿足,他當然不待見。

何況他現在身邊的蘭嬌纔是真正的薄太太。

蘭溪溪擠出一抹僵硬的笑容,收回眼神,對服務員道:

“小姐,麻煩幫我們都打包。”

“好的。”服務員態度很好的吩咐人去拿打包餐盒。

江朵兒不太樂意,小聲翼翼道:“溪溪,是薄戰夜耶,我們可以坐過去一起吃啊,再說,該心虛的人是蘭嬌,你心虛什麼?”

蘭溪溪搖頭,他冷漠對她,她也不想和他產生聯絡。

她指指臉上的口罩:“不方便,我今天還有事,我們先回公司吧。”

幾乎是一拖二拽三拉,才強行拉走花癡的江朵兒。

8號桌,餐位上。

薄戰夜掃見離開的身影,本就冰冷的臉再次冷沉下去。

他原以為蘭溪溪或多或少有感情,即使冇有,也不至於不打一聲招呼就離開。

剛剛她離開的神態身姿,甚至像躲。

就那麼不想看到他?

“戰夜。”蘭嬌掃見薄戰夜冷凝的姿態,恨他對蘭溪溪產生情緒,恨他望著蘭溪溪的身影。

這麼多年,他可曾正眼看過她?

她強忍下生氣,柔聲開口:“一會兒下午我們一起去看奶奶吧?奶奶來電話說睡眠不太好。”

薄戰夜收起視線,冷嗯:“下午有工作,晚上過去。”

“好。我手受傷了,不太……”方便用餐……

後麵的話未說完,男人高大的身姿站起:“我出去一趟。”

然後,不等她反應,便邁開修長的腿,大步流星朝外走去。

蘭溪溪纔剛走,這會兒他又要出去,擺明瞭與蘭溪溪有關!

蘭嬌手心捏緊,因為用力,一陣痛意襲來,她‘啊’的一聲回神,低眸,看著紗布上崩出的鮮血,心裡更惱怒!

該死的蘭溪溪,什麼時候才能徹底離開她的視線!

外麵。

蘭溪溪牽著丫丫,提著打包的西餐,站在路邊等出租車。

她之前以為留在帝城,碰見薄戰夜和蘭嬌的機率很少,冇想到今天就碰見!

實在是慘!

她要早點回去,以後出門看日曆!

“咦,九、九爺!”身邊,江朵兒突然驚呼。聲音裡帶著喜悅。

蘭溪溪轉眸,就看到剛剛還在吐槽的男人出現在她身後——

他一聲西裝革履,優雅高貴,如同從天而降的神祗,高不可攀。

他……他來做什麼?

“嗨!九爺~~來找溪溪嗎?

溪溪剛剛還在說遇見你好高興,想跟你打招呼,又不知怎麼開口,這下好了,溪溪,你和九爺聊聊呀!”

江朵兒反應很快,很熱情,說著,就將蘭溪溪往前麵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