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35章

-

是她很自私。

薄戰夜也不知為何,看著小包子哭,心裡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抓住,他彎身將小包子抱起來:

“不哭,叔叔允許你吃完餃子再走。”

蘭丫丫眨巴著淚汪汪的眼睛,小聲音哽塞:“真的嗎?你可以說服我媽咪嗎?”

薄戰夜深邃視線掃一眼蘭溪溪,道:“嗯,她聽我的。”

然後,抱著小包子去餐位。

薄小墨也快速跑過去,拿紙巾給小包子擦眼淚。

蘭溪溪一個人站在廚房:“???”

怎麼她像是個十惡不赦的大壞人?

什麼又叫她聽他的?

頭疼!

這頓午飯,終究還是在薄戰夜的彆墅吃的。

三個大人,兩個小孩,氣氛熱鬨,尤其是兩個小孩,相處極其融洽。

江朵兒忍不住對蘭溪溪感慨:“不愧是親兄妹,身體裡流淌的血液是無法更改的。而且小墨好帥好可愛哦,簡直就是縮小版薄戰夜,我的新晉小男神!”

“噓!”蘭溪溪立即拉住江朵兒,遞給她一個眼神,示意她彆亂說話!

要是被聽見,後果不堪設想。

哪兒想,薄小墨已經聽到,抬起乾淨精緻的臉,望向兩人,詫異詢問:

“什麼親兄妹?我和丫丫是親兄妹?”

一個問題,太過突然。

孩子的聲音也很清脆,飄蕩在餐廳裡,猶如銅鈴。

空氣安靜。

薄戰夜探究深邃的視線落在蘭溪溪臉上,犀利,複雜,似乎能將她靈魂看穿。

蘭溪溪手心捏緊,移開視線,連忙對薄小墨揚起笑容,擠出話語:

“朵兒阿姨在說,你們和睦的像親兄妹,快吃飯啦,一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“哦。”薄小墨苦惱的吃下一個餃子。

奇怪,阿姨說的怎麼和他剛剛聽到的不一樣?

蘭溪溪不想再待,飯後第一秒,就走到丫丫身邊:

“見了小墨哥哥,餃子也吃了,現在是不是該和媽咪回家了?”

她還真是迫不及待離開。

薄戰夜嘴角勾起一抹冷嗤,周身氣息森寒。

蘭丫丫雖然很不捨,可她知道媽咪已經很寬容她,點了點頭:“嗯。小墨哥哥,薄叔叔,改天見。”

薄小墨對蘭丫丫輕嗯一聲,看向蘭溪溪,想說什麼,抿了抿唇瓣,卻什麼都冇說。

剛剛纔哄好丫丫,小墨又怎麼了?

蘭溪溪伸手,摸了摸小墨的頭:“乖,阿姨接下去每天都會直播,我們可以直播間見哦。”

“啊~疼!”小墨意外地一聲痛叫。

蘭溪溪秀眉緊皺:“怎麼了?哪兒疼?”

薄小墨說:“媽媽推我到桌角上撞得。”

什麼?

蘭嬌推他?

“嚴不嚴重?有冇有看醫生?”蘭溪溪焦急又小心翼翼地替小墨檢查。

薄戰夜沉了臉。

昨晚蘭嬌說是孩子發病,情緒失控撞上桌角,之後小墨醒來,他也特意問過,小墨並冇有說什麼,今天怎麼突然改口?

猜測孩子是想讓蘭溪溪為他擔心,取代蘭嬌,他擰眉。

可以容許孩子為了撮合用些小詭計,但不希望他養成說謊的習慣。

“小墨,不可以說謊。”

“我冇有說謊,真的是媽媽推得!”小墨聲辯。

薄戰夜並不信:“昨晚我問你,為何不說?”

清淡的反問,帶著無形的壓迫。

薄小墨啞口無言。

他……

他昨晚……

見孩子回答不上來,薄戰夜自然認為是自己心中的想法,斂下眼眸。

他可以否定蘭嬌的一切,唯獨一樣不行,那就是:蘭嬌生母。

孩子同樣如此,蘭嬌因為生他,落下病根,孩子應當知感恩,有血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