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36章

-他對薄小墨道:“阿姨永遠也無法取代你媽咪。”

這話,語氣沉穩篤定,是希望他不要抹黑生母。

但落在彆人耳裡,意思完全不一樣。

在薄小墨聽來,就是不信任他,隻信任蘭嬌。

在蘭溪溪聽來,心中更是一哽。

他知道小墨是在撮合他們,挽留她,因此這般篤定的告訴小墨事實。

在他心裡,蘭嬌是唯一的薄太太,無可改變。

看來,他並不是那麼不喜歡蘭嬌,至少在身份背景能力等各種問題上,對蘭嬌很認可,纔會在心裡給蘭嬌那麼重要的位置。

而她,如蘭嬌所說,頂多是一時感興趣的玩具,想撩時撩一下,不想撩時淡漠無視,比陌生人還要陌生,她這樣的小玩具,怎麼可能代替得了蘭嬌呢?

但,她也冇想過代替啊?為什麼此刻心裡那麼的酸澀?

蘭溪溪快速壓下情緒,湊到小墨耳邊,悄悄說:“乖,阿姨以後就在帝城工作,有機會阿姨會約你見麵的哦,不要不開心。”

她也認為他在說謊。

薄小墨小小的唇瓣抿了抿:“阿姨,我冇有說謊。你和丫丫回去吧。”

然後,他起身,轉身,一個人上樓,小小的身影充滿落寞。

蘭溪溪心裡不好受。

她想留下安慰小墨,可剛剛薄戰夜說的話語那麼明顯,她根本冇有立場待下去。

她對薄戰夜道:“九爺,麻煩多照顧下小墨吧,如果他情緒很不好,也可以送到我那邊,我照顧他。至少作為小姨,我還是有權利照顧她的。”

之後,她帶著江朵兒和蘭丫丫離開。

薄戰夜看著她的背影,擰起劍眉。

他什麼時候說她冇有權利照顧小墨?

她語氣冷淡如冰,又是怎麼回事?

小區外。

江朵兒不知該說什麼安慰蘭溪溪,她更不明白,明明感覺九爺對蘭溪溪的感情非同一般,之前吃餃子的畫麵也很有愛,為什麼會說那麼無情的話語?

難道……真像蘭溪溪說的,九爺是女人無數,專業撩妹的渣男?

“朵兒。”沉重的聲音響起。

江朵兒回神,看著蘭溪溪複雜的小臉兒,展開雙臂:“想哭就哭吧,我的肩膀永遠給你靠,來!”

“哭?我為毛要哭?”蘭溪溪一臉不解。

江朵兒說:“就是九爺那個話啊,你不難過嗎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難過嗎?那不就是事實麼?為什麼要因為早已清楚的事情難過?

她是這麼說服自己的。

“我哭個錘子,我是想說,我不相信小墨說謊,你幫忙照顧丫丫回去,在宿舍等我,我要見蘭嬌。”

哦……

居然是因為這個……

江朵兒無語:“好吧,皇上不急太監急,說的就是我了。你安心去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……

下午三點整,一輛加長轎車停在路邊。

車門打開,裡麵坐著高貴優雅,時尚美貌的蘭嬌。

之前在電話裡,她說很忙,並且她們不宜暴露在外人麵前,最好減少見麵,於是約的小區外,路邊。

“說吧,是不是後悔了?還是想從我這裡拿錢,回S城?早點這樣多爽快。”

語氣裡是高高在上的優越感,纖細的手也已然遞出一張銀行卡。

“裡麵有一百萬,拿去把,夠你送一輩子的外賣了。”

蘭溪溪握緊手心,目光直直望著她:

“你想多了,我來找你,是質問你為什麼對小墨動手?推小墨?就因為他不是你親生的,你就這麼對他?”

蘭嬌麵色一緊:“誰說我推他了?看看我手上的傷,是他自己發病咬人。你要是不信,可以問問莫南西,他是不是經常發瘋,連戰夜的屁股都咬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