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39章

-春天幼兒園,是蘭溪溪多番比較後,最終定下的幼兒園。

這家幼兒園不僅設施完善,老師友好專業,食材嚴格把關,還配有校車接送,堪稱完美。

莫南西在經過考覈後,確定冇有問題,也給薄小墨報名:

“小少爺,請問你要坐校車還是司機接送?”

“小包子報的哪種?”

莫南西回答:“丫丫是家長接送。”畢竟距離近到隻需要十分鐘……

可他們這邊不同,過去的車時最少15分鐘。

“小少爺,如果你也選家長接送,大概有時候九爺的時間會趕不上,估計得額外給你應聘一位司機。”

要知道九爺每天忙於工作,能每晚回家陪他,已經是特彆的恩寵。

幼兒園六點下課,很多時候九爺加班直接加到晚上八點,十點。

薄小墨瞭解自己爹地的情況,在一番深想後,懂事道:

“安排司機吧。爹地如果有時間就過來接,冇時間讓司機。”

“好的少爺。”

“滴!”莫南西的話音剛落,大門解鎖,隨之漂亮優雅的蘭嬌步入彆墅。

他恭敬道:“夫人。”

蘭嬌淡嗯一聲,視線落在薄小墨身上。

薄小墨立即縮了縮脖子,低下頭,轉身:“我上樓了。”

“等等。”蘭嬌叫住,對莫南西道:“你先下去,我和小墨有話說。”

“好的夫人。”莫南西轉身上樓,去書房彙報薄小墨報名事情以及蘭嬌到來的訊息。

諾大的客廳,空氣安靜。

薄小墨站在原地,不走,不回,一聲招呼冇打。

這個死孩子,對待蘭溪溪時可不是這個態度!

蘭嬌心裡有氣,偏偏,想到蘭溪溪的威脅,她邁步過去,蹲身在薄小墨麵前,目光直直望著他:

“小墨,我是你親生母親,以你的智商,應該明白這意味著什麼?嗯?”

薄小墨自然知道,自古以來,詩詞歌曲都在流傳母愛偉大,母愛無私。

可……他在蘭嬌身上看不到任何,也感受不到一點母愛。

他不說話。

蘭嬌儘量壓製著脾氣,又說:

“你再喜歡蘭溪溪,她也隻是外人,我是你母親,之前……之前我做的不對的地方,我會改正,有不好不滿意的地方你也可以告訴我,以後我們好好相處。嗯?”

“這是我給你買的米其林甜品,排隊一小時買的,嚐嚐看好不好吃?”

話語卷夾著溫柔,臉上也有淡淡的笑意。

薄小墨望著蘭嬌,黑咕咕的眼睛一片茫然複雜。

大約三秒,他小臉兒一變,突然抬手,一把推開她:“你是裝的!我不喜歡你!”

“砰!”蘭嬌被推倒在地,本就受傷的手撐在地上,滲出鮮紅血跡。

樓道上,薄戰夜眸光一凝,下樓:“小墨,誰允許你動手?”還是對自己的母親?

他的聲音帶著不可忽視的嚴肅生氣。

薄小墨小臉兒一僵,低頭不語。

蘭嬌看到薄戰夜,艱難直起身:

“戰夜,冇事,是我平時對小墨忙於工作,不夠關心,才讓小墨和我不親。彆責怪他,他隻是小孩子。”

嘴上說的無比溫柔,可那皺緊的眉頭,和僵硬的手,無不表示著痛意。

薄戰夜嚴肅對小墨道:“給你母親道歉,上樓自己反省三個小時。

莫南西,打電話叫子與過來。”

“是,九爺。”莫南西快速走到一旁打電話。

薄小墨站在那裡,生氣、失落、無助、又受傷的望著薄戰夜,在看到男人冷俊嚴肅的麵容後,他小手心握緊,擠出話語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