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41章

-

薄小墨說:“我和薄九爺提的要求,他尊重我的決定。”

薄九爺?

這什麼稱呼?

“你和你爹地又吵架了?不認他了?”

“不是,他不講道理,和媽媽一起欺負我,我單方麵不想理他。”薄小墨說完,牽起蘭丫丫的小手,直接步入幼兒園。

那高冷的背影,活生生薄戰夜的翻版,霸道又無情。

蘭溪溪皺眉。

和媽咪一起欺負?蘭嬌不是答應不會再動薄小墨一根頭髮?怎麼會欺負?

她心裡充滿擔憂,轉身,看到停在馬路轉角處限量版的豪車,裡麵應該坐了薄戰夜,她要不要上去問問他情況?

算了吧,說好的不招惹就不招惹,和有婦之夫還是自己得姐夫頻繁接觸也不太好。

想著,她轉身,直接離開。

車內,透過反光鏡看到女人身影的薄戰夜,眸色漸暗。

明明看到,不打招呼?關係線倒是劃的很清楚。

他薄涼的唇掀起:“開車。”

“是,九爺。”莫南西發動車子。

坐在薄戰夜身旁的蘭嬌,漂亮眼睛垂下,裡麵一片淺笑得意。

依現在的情況看,薄戰夜壓根不想理會蘭溪溪,而她和小墨培養關係,他也並未阻止,再這樣下去,‘離婚’,並不會發生。

她溫柔說:“戰夜,之前因為手傷冇有去老宅,今晚接了小墨後,我們一起去看望奶奶吧,讓小墨多感受家庭的氛圍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冷冷淡淡輕嗯,拿過檔案翻閱,不再理會。

車子到達蘭嬌公司,車門自動打開。

蘭嬌看一眼外麵:“有狗仔。”

說著,她傾身湊到薄戰夜身邊,抬起雙手環抱住他的肩:“戰夜,下午見。”

隻是簡單的擁抱,女人身上也並無明顯的香水味,隻有淺淺的體香和洗沐用品的香味。

饒是如此,薄戰夜還是蹙起眉頭,想要指責,蘭嬌卻已鬆開,微微一笑,下車。

他冷著臉,吩咐莫南西關閉車門,開車。

待車子行駛以後,他按下車窗,讓風吹散女人留在身上的氣息……

莫南西看的無言,兩個都是蘭小姐,怎麼九爺的對待差距這麼大?

不敢老虎頭上拔毛,他恭敬道:“九爺,小少爺收購的公司,拜托你過去考察一下。”

考察?

“他真對娛樂公司感興趣?”

“嗯,說是後期有很大的作用,用心在做事業,我覺得拿給小少爺練手也是可以的。昨天到今天小少爺也冇理你,幫這個忙,也能緩解你們的關係。”

提起這個,薄戰夜麵容複雜,片刻,他道:

“那便去看看。”

“好的九爺。”

網絡的傳播速度很快,薄戰夜和蘭嬌車內恩愛的照片,自然而然再次上熱搜。

新聞裡,描述薄戰夜親自送蘭嬌上班,離彆擁吻,相當幸福甜蜜。

配上抓拍照片,羨慕死人。

度娘娛樂公司,八點整,一個緊急會意召開。

所有的主播坐到會議室後,卻是化妝的化妝,重新整理聞的重新整理聞,議論紛紛:

“九爺和蘭嬌又上熱搜了。”

“天天撒狗糧,我快甜鼾。”

“咱們什麼時候能找到這麼有錢多金,帥氣完美的男人?”

“可不是,能和九爺這樣的男人交往一天,我死也願意。”

咳咳!

一群花癡,若知道薄戰夜私下那麼冷,女人無數,還說得出這樣的話語?

蘭溪溪真想掀開那男人的真麵目。

咳嗽聲太明顯突兀。

大家自然而然望過去,看到是一個戴口罩,額前留著劉海,隻露出一雙眼睛的新人,形象十分呆板,忍不住嘲笑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