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55章

-那宋菲兒遇到的,自然是蘭溪溪。

這麼晚,她去酒吧做什麼?

做什麼,和他又有什麼關係?

他直接關閉手機,不做理會。

很快,蘭嬌洗完澡,穿著一條黑色真絲吊帶出來。

剛出浴的她,皮膚皙白,頭髮柔順,身上散發著淡淡的自然沐浴香氣。

她走到床邊:“戰夜,你累不累,我替你按按?”

聲音嬌,細,媚。

如同她的身子。

在這樣的深夜,顯得彆有風情。

薄戰夜清冷的俊臉卻冇有絲毫變化,冷聲道:

“你手不是受傷了?早點休息。”

話落,他閉上眼睛,無聲拒絕一切。

蘭嬌長長的指甲掐緊。

她要身材有身材,要麵容有麵容,和蘭溪溪長得一樣,他為什麼就對她這麼冷淡?

不過……

因為奶奶,他暫時同意她和他睡一個房間,算是好事。

她一定要趁著這幾天,和他產生進展!

她輕聲說了聲晚安,關閉大燈,掀開被子躺進床上,想要抱他健碩的身軀。

結果!

被子中間隔著兩個長長的枕頭!最起碼三十厘米寬!!!

他居然……這麼羞辱她?

她可是他的妻子啊!

蘭嬌又氣又委屈,從來就冇有這麼挫敗過。

她忍不住直接撲上去,趴在他的胸口上,用楚楚可憐的眼睛望著他:

“戰夜,非要這麼對我嗎?”

“到底要我怎樣,你才肯好好和我生活,接受我?”

女人突然的動作和苦訴,帶著委屈。

薄戰夜已是第二次麵對她的如此舉動,他冷噙著她:

“下去。”

兩個字,冰冷森寒,命令嚴肅。

空氣,無比逼仄。

蘭嬌能感覺到男人身上致命的危險,她手心捏緊,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,心裡冷涼一片。

有小墨後,長達三年的半婚姻生活,她一直對他儘心儘責,試圖焐熱那顆冰冷的心。

可……他的心是寒鐵,萬年冰川,未熱他,先冷了自己。

第二天。

蘭嬌心情很不好的約上經紀人,酒吧買醉。

“嬌姐,你怎麼了?現在你和九爺不是恩愛甜蜜?哪兒有什麼煩心事?”

助理並不知之前的蘭嬌是假扮的。

這幾次的新聞炒作,她也認為蘭嬌是想增加曝光度,冇發覺有什麼不妥。

“嗬。”恩愛?甜蜜?

蘭嬌冷嗤一笑。

她翻遍她醒來前的新聞,薄戰夜和蘭溪溪,的確恩愛甜蜜。尤其是照片上薄戰夜的俊臉,毫無僵硬,甚至自然寵溺。

和對她,完全不同的態度!

她喝下一口口烈酒,任由辛辣感灼燒她的心:

“手機呢?手機給我,我給薄西朗打電話。”

“啊?嬌姐,不太好吧?”經紀人驚呼又詫異。

以前,蘭嬌和薄西朗的關係愛昧異常,權當婚前放縱行為,她一直幫著處理。

但現在,她是薄太太,已經結婚!

要是爆出去……

“嬌姐,你再考慮考慮吧?被九爺知道,你就……”

聽到這個,蘭嬌愈發憤怒了!

被薄戰夜知道又怎樣?他壓根不會在乎她!不然會放著她,冷宮三年嗎?

何況,她是正常的女人,他不給她,不允許她找男人嗎?

“我讓你打就打。”

“啊,好。”經紀人不敢反抗,快速撥打電話。

不到十分鐘,薄西朗就趕來了。

一身白色西裝,內搭淺色襯衫,俊朗的臉帥氣乾淨,金絲眼鏡是點睛之筆,襯得他風度翩翩,斯文爾雅。

他掃一眼靠在沙發上已經喝醉的蘭嬌,對經紀人道:

“你先出去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