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59章

-蘭溪溪身子一緊。

前麵的傭人也很緊張,快速低聲彙報道:

“先生,是小少爺帶回來的同學的媽媽,她說很不放心女兒,過來接走女兒,我看她做為母親可以理解,便冇有通報帶她進來了。”

是這樣?

高大的身影走向蘭溪溪,停頓在她麵前,開始打量。

與其同時,蘭溪溪也認出了這個男人。

是薄戰夜的父親,薄懷景。

之前在老宅的相處時間,她對薄懷景冇有多大的壞印象,他對薄戰夜也好。

還好,還好不是薄春風薄西朗他們幾人。

她壓低聲音:“你好,深夜打擾實在抱歉,主要是我朋友冇有經過我的同意就把女兒交給薄小少爺,我回家聽到這個訊息,實在擔心,才趕過來。”

她表現的唯唯諾諾,拘謹膽小。將陌生人來到威嚴的薄宅狀態,展現的毫無錯誤。

薄懷景收起打量的視線,聲音沉穩道:

“冇事,走吧,我帶你去小墨房間。”

“好,謝謝。”

蘭溪溪微微鬆下一口氣,乖乖跟在薄懷景身後,降低自己存在感。

冇想到的是,剛走到樓道處,前麵的薄懷景就問道:“你家女兒兩歲?和小墨同班?”

額!!!

她忘了丫丫的身份證上是兩歲,應該讀小小班!而她按照她的實際年齡報了小中班!

蘭溪溪努力讓自己平靜,找藉口回答:

“嗯,丫丫她雖然兩歲,但從小聽話自立,會照顧自己,我想著小班的孩子都是很小的,就給她報了小中班。”

“原來這樣,我今天見到她,她乖巧的很,很懂事,和小墨關係很好,看起來像一對龍鳳胎。”

龍鳳胎!!

三個字,直接讓蘭溪溪的心提到嗓子眼:

“是嗎?小孩大多長得差不多,有一次我在醫院還差點抱錯自己的女兒,小墨少爺和丫丫一樣,長得都是精緻款,可能纔有那樣的錯覺吧。

對了,這就是小墨家呀?看起來好大。”

她在找話題想轉移注意力。

薄懷景突然停下腳下的步伐,轉身,望著蘭溪溪。

樓道壁燈的燈光正好打在他臉色,嚴肅,冷凝,他問:

“你怎麼知道小墨家在這裡?冇記錯的話,小墨的父親留給學校的地址,是另外的地方。

還有,你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?”

一字一句,接二連三的質問,滿是逼仄氣息。

蘭溪溪手心一緊。

她的確忘了小墨的身份是隱藏的!不可能會知道他家是這裡!同時,這裡是薄家老宅,威嚴的存在。

而薄懷景一連串問這麼多,是知道什麼或懷疑什麼了嗎?

怎麼辦?

怎麼解釋?

見她不語,薄懷景臉上的神色愈加嚴肅,他掀唇:

“你故意調查小墨?讓你家孩子接觸小墨?你想得到什麼?”

噗!

這突如其來的轉彎,讓蘭溪溪差點冇一口血噴出來。

還真是薄戰夜親爹,和薄戰夜一樣自戀!

不過這樣也好,省得她找藉口。

她低下頭,默認這個事實:“老爺,我冇有壞心,隻是希望自己的女兒有個優秀的朋友。”

“嗬,朋友?我看你分明是利用!”冷嘲聲瀰漫樓道,如狗血的電視劇情節一樣,看不起人。

“跟我來書房。”

接著,是命令的聲音。

蘭溪溪皺眉,手心捏緊。

叫她去書房?他要做什麼?

早知道如此,還不如假扮成蘭嬌輕鬆!

偏偏世界上冇有後悔藥,她隻能硬著頭皮跟著去書房。

書房很大,昂貴的紅木佈滿整個書房,彰顯著沉穩華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