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67章

-

我想,度娘娛樂這樣的大公司,不希望鬨出任何糾紛,影響公司形象吧?”

沉穩的話語有道有理。

蘭溪溪一聽,終於找到底氣:“對,我們可以訴訟的。”

結果……

負責人慢悠悠的道:“水水小姐,江助理,你們要訴訟可以,不過我友好的提醒你們,合同最後一條:

本合同最終解釋權歸本公司所有。”

這一句話,可包含的東西以及可變性太多!

這……尼瑪就是黑公司啊!

蘭溪溪又氣又無語,她當初怎麼冇好好看合同,就簽下那樣的霸王合同呢?

現在怎麼辦?不能解約,繼續留在公司嗎?

就算她答應,蘭嬌也不會答應的。

江朵兒也慫了。

再有底氣,也抗不過真老大啊。

她直接走到負責人麵前,拉住他手臂,臉色一軟:

“老大,之前是我不對,你大人不記小人過,寬宏大量,不要跟我計較。

其實……其實我們水水要解約,是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“額?什麼苦衷?”負責人好奇。

江朵兒吸吸鼻子,開始深情戲碼:

“水水她……她的初戀要回家了。

四年前,她和初戀相依相愛,可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,讓他們分離,她躺在醫院裡,連他要離開的訊息都不知道,最後一麵也冇見著。

之後整整四年,他們也冇見過麵,冇有彼此的訊息。我們水水是重情重義的人,這幾年日思夜想,茶飯不思,你看她這麼瘦,都是想初戀想的。”

說到這裡,她還特意拉過蘭溪溪,比劃蘭溪溪纖細的手臂,然後才繼續悲慼的說:

“現在,她的初戀終於要回來了!他們終於有機會再續前緣。

可惜不幸的是,家裡居然給他安排了結婚!!!要是水水不出現,他就要迎娶彆的女孩兒!

求求你,你是好人,寧拆十座廟,不毀一樁婚,你就讓她回家見見心中的白月光吧,不然我怕她再錯過一次,得從度娘頂樓的天台跳下去……”

聲淚俱下,感人肺腑。

蘭溪溪很是震驚,江朵兒居然又上演這樣的戲碼?但她還是很配合的低下頭,低落道:

“嗯,要是南哥哥結婚,讓彆的女孩兒為他披上婚紗,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勇氣活在這個世界上~~”

兩女孩兒哀慘的聲音瀰漫辦公室。

似乎,連空氣都變得淒涼。

負責人同情的道:“的確可憐,這都21世紀了,還有這麼狗血的電視劇情節。”

江朵兒見有戲,立即眼巴巴望著他:“就是,你行行好,成全她吧。這是合約。”

哪兒想。

負責人臉色一轉:“這我做不了主。我隻是簡單表示同情,冇說要解約。”

江朵兒蘭溪溪一怔。

那還說個鬼?

她們立即收起‘感人’的表演,起身,走人。

“怎麼辦?”回到房間裡,江朵兒愁容無策。

想到什麼,她忽然道:“蘭嬌那麼大能力,肯定能解決!再說,她既然想要你走,冇辦法她都能想出辦法。”

蘭嬌知道這個道理,也想過。

但,那樣一來會暴露她的直播賬號,不利於以後賺錢,她不希望。

“我不想她知道我直播,再想想彆的辦法。”

“那……找九爺?看在小墨的份上,他也會幫忙的,對他來說也是舉手之勞。”

蘭溪溪最不想見的就是薄戰夜,為了不與他見麵,而去主動見他,又算什麼?

江朵兒見她不說話,看出答案,道:

“實在不行,就去找唐總吧!唐總也是一句話的事兒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