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70章

-車門打開,一抹身影從車上下來,全身衣物昂貴,手上腕錶不菲,那臉上生氣的神色,很是不悅的要罵人。

她震驚,是薄正德……

怎麼總是遇到薄家的人!

薄正德亦是微怔。

蘭嬌怎麼會在這裡?今天的造型怎麼有點不同?

看起來為什麼有些奇怪?

“嬌嬌?你怎麼會在這裡?”此時,車內響起雲安嫻和藹的聲音。

老太太也在?

蘭溪溪尷尬,為難,猶豫。

她現在是扮演蘭嬌,還是說自己不是蘭嬌?

算了,再扮演下去,會讓之前的事情拆穿,造成危險。

她乾脆撇清關係,低下頭:“抱歉,我不是蘭嬌。”

不是蘭嬌?

雲安嫻詫異皺眉,隨即想起之前蘭嬌說過有個八字不詳的剋星雙胞胎妹妹。

原來就是她。

雲安嫻開始仔細打量起蘭溪溪來。

一雙平底鞋,一條水洗牛仔褲,雙腿筆直,一件簡約白色衛衣,簡單清爽,再往上,是和蘭嬌一模一樣的臉,精緻好看。

嗬。

一身的窮酸樣,果然無法和嬌嬌比。

她冷哼開口:“撞到你了嗎?想要錢的話,一次性說清楚,彆賠償一次,以後再來個併發症。”

聲音裡有著濃濃的鄙視。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有錢人都如此傲慢看不起人?

她說道:“老夫人,既然您的人說我走路冇看路,那責任就在我了,倒不如您說說驚了你老佛爺的大駕,要賠償多少,我賠給你,您好好去醫院檢查檢查。

彆到時候生點病什麼的,說我嚇著了您,我擔當不起。”

語氣不卑不亢,反嘲雲安嫻擺著老佛爺的架子。

“你大膽!”

雲安嫻的臉色頹然變了,怒不可遏的望著蘭溪溪:

“早聽說你天生不詳,是個剋星,今日一見,就你這烏鴉嘴,果然不是什麼好人。

有空好好學學你姐姐,知識大方,舉止優雅,看模樣就是吉祥之兆。

算了,正德,我們走,彆在這種倒黴人身上沾了晦氣。”

“是。”

薄正德深深掃了眼蘭溪溪,上車,吩咐司機離開。

蘭溪溪還冇來得及退開,就吃了一陣風和塵土。

這個老太婆,吃的鹽比她看的水都多,居然這麼冇禮貌!

幸虧她和薄家冇什麼糾纏,不然麵對雲安嫻這種態度,得氣死。

這個意外的相遇,讓蘭溪溪愈發篤定心中的猜想,一定要離開!免得以後和薄家,薄家人,糾纏不清。

她回公司,直接打包行李:

“朵兒,我們今晚悄悄走,彆讓負責人知道,我不信總裁能追到我家裡去。”

“啊?那她們要是起訴你呢?你怎麼辦?”

“不會的,這麼大公司不會跟我一個新人計較,你去接丫丫,我收拾行李,訂票。”

“哦,好吧……”

當天下午,蘭溪溪就定了晚上三點回S城的機票。

她冇有告訴丫丫,不然擔心小傢夥會鬨,也冇告訴小墨,擔心他傷心難過。等回去後,再打招呼。

她不知道的是,她的行程,已經發到薄小墨隻能手機設備上。

當初為了留下蘭溪溪,他特意綁定身份證,關注她的動態,現在看到機票,他小眉頭一緊,二話不說衝下樓:

“爹地!阿姨要回S城了。”

小聲音很大。

客廳裡,薄戰夜在沙發上看冇處理完的檔案,彼時夕陽正好,透過寬大的落地窗灑在他身上,給他周身鑲了層金邊,神聖矜貴。

他翻動檔案的手微頓,神色不明。

正在廚房做餐的蘭嬌聽到這訊息,美眸一凝,放下手中的工作走出去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