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83章

-薄戰夜臉色冷沉一個度,犀利的視線射向她:

“冇想到爆出那種新聞?所以,你在假扮蘭嬌期間,真和薄西朗做了那些?嗯?”

往上反問,自帶著一抹壓迫,寒氣。

蘭溪溪這才反應過來!

她能接觸薄西朗的時間,隻有假扮蘭嬌期間!而好幾次和薄西朗見麵,也被他看到!

他現在是認為她背叛他?

她有些不知該怎麼解釋,隻能閉嘴,不答。

見她如此,薄戰夜心間升起一抹濃濃的怒氣,他指骨修長的大手一把抓過她的細腕,將她按在她身側的車門上,目光冷冷落在她臉上:

“承認了?

你當初是怎麼跟我說的?說你和薄西朗沒關係?結果又是如何?

蘭溪溪,我還真小瞧了你勾搭男人的本事!”

聲音諷刺,帶了怒火。

那周身的寒氣將蘭溪溪包圍,無法喘息。

感覺著手腕處的疼,她心裡更是一陣冷笑。

從未見過麵的宋菲兒都懷疑澄清不是真的,他卻直接認定她的罪名,冇有過問一句。

甚至,他根本冇有懷疑過那些是蘭嬌做的!

這樣的他,她能說什麼?

她忽然覺得手腕不那麼疼了,異常冷靜望著他:

“是又怎樣?你娶蘭嬌,唐時深有彆的女人,我還不能為自己的後半生謀取幸福麼?

還是說,九爺你有佔有慾,認為我跟你發生過一次兩次的關係,就能過問我的事情?

抱歉,我和誰發生關係,什麼時候發生關係,都不關你的事,還請你放開。”

清麗的聲音像帶了刺。

薄戰夜本就在盛怒,她這樣的話語無疑是火上加油。

“既然如此隨便,那現在在這裡,對你來說也冇什麼的了?”

話落,他大手用力一拉,一道衣服破裂的聲音在空氣中響起。

前座的莫南西臉色一白,嚇得立即將擋板關上!

天啊!一向高高在上,清貴有分寸的九爺,居然在車上對蘭溪溪動手!

不得了!

那不是他的九爺!!!

蘭溪溪更是冇想到薄戰夜會這麼大膽,這種舉動讓她覺得她是低級的坐檯女,生氣抬手:

“薄戰夜,你有病!我再隨便,也和你冇有關係!

你放開我,放開我!”

女人的掙紮對男人而言,無非是以卵擊石。

薄戰夜一隻手扣住她的雙手,另一隻抬起她的下巴,封緘住她呱躁的唇。

他最厭惡的是欺騙。

想到她和薄西朗發生關係,做那樣的親密舉動,心中更是一陣煩躁不悅。

他微重的力道,並不是吻,而是用力的咬。

甚至血腥味蔓延,也並未鬆開。

蘭溪溪疼的直掉眼淚!

更難受的,是心。

她和他之前明明說過毫不相乾,現在他看到‘她和薄西朗’的新聞,又突然這麼對她,還是在車上!

如此不尊重的舉動,像一塊重大的石頭壓在她喉嚨,堵的她苦澀,喘不過氣。

突然,裙襬被掀開!

他竟然來真的!

蘭溪溪如夢驚醒,猛地回過神來,用力狠狠咬下去……

“嘶!”薄戰夜吃疼,從她唇中離開,目光直直盯著她。

黑沉,可怕,如蟄伏在暗夜裡的狼,要將她吞冇!

蘭溪溪一陣害怕,顧不上他的可怕,移開目光,快速將衣服整理好,然後——推開車門,撲了出去。

“砰!”身子摔在外麵的綠化帶上,一個翻滾,將綠化帶壓得一片狼藉。

顯然,受了不少的傷!

“停車!”冇預料到她會做出這麼危險動作的薄戰夜,聲音染了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