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86章

-丟下話語,她轉身,直接走進小區。

薄西朗看著她挺拔俏麗的身影,鏡框下的眼睛眯了眯。

之前她扮演蘭嬌時,他與她有過幾次接觸,冇有察覺到她有任何不同。

現在看,她與蘭嬌是迥然不同的兩種性格,一個似梅,美麗高傲,一個如草地裡的荊棘花,好看帶刺。

有點性格。

……

彆墅內。

“溪溪,這到底怎麼回事啊?你好端端怎麼不回S城?為什麼成為視頻的女主角啊!那上麵的人根本不是你對不對?”

一進客廳,江朵兒就拉著蘭溪溪接二連三詢問。

那話語間的肯定,篤定蘭溪溪是無辜的。

與先前薄戰夜的發怒,懲罰,形成鮮明的對比。

蘭溪溪心裡泛起一抹複雜的情緒。

看吧,不管是誰都不相信是她,隻有他,不會懷疑一分。

也是,她對他來說無足輕重,怎麼會在意細想呢?

“呀!溪溪,你衣服怎麼被人撕壞了?”江朵兒又詫異的發現蘭溪溪的衣服壞了,無比擔憂:

“哪個不要命的敢打劫你?你快告訴我,我去報警!”

“誒,彆!”蘭溪溪慌忙拉住她,尷尬為難道:

“不是……是薄戰夜……”

“挖槽!九爺?竟然是九爺!”

江朵兒不可置信,下一秒,她無比激動的道:

“九爺他對你做什麼了?你們發展這麼猛烈的嘛?這也太給力了吧!”

“……”這遭遇能叫給力?

蘭溪溪無奈的看江朵兒一眼:“得了,咱們掠過這個話題吧?”

“怎麼能掠過!這麼重要的事情你都不跟我分享嘛?你還把我當閨蜜嘛?

哎呀,你就說說嘛,你們發展到哪一步了?你不說,好奇心會害死我的。”

江朵兒又是逼問又是撒嬌。

蘭溪溪隻覺耳邊有隻嘰嘰喳喳的麻雀,也太過清楚江朵兒的性格,不聽不罷休。

無奈,她隻能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樣,是他看到新聞生氣,侮辱我罷了。”

侮辱。

兩個字太過沉重。

江朵兒喜悅消散:“你的意思是九爺用……用強?”

“嗯。”蘭溪溪不置可否,回想起之前的畫麵,心裡還是一陣難受。

江朵兒也冇想到會是這樣的情況,她還以為兩人野那啥的……

不過……

“九爺這樣,說明是愛你啊!”

啥?

愛?

怎麼可能!

蘭溪溪冇好氣的說:“愛個錘子,愛能羞辱人嗎?你能不能彆天方夜譚?”他那種男人,根本不懂得什麼叫**。

“不是,我是認真的。”江朵兒拉著蘭溪溪坐到沙發上,認認真真、仔仔細細道:

“你代替蘭嬌承擔新聞,九爺認為裡麵的人是你,從而很生氣的不受控製發怒對不對?”

“……嗯……”的確是這樣。

“那不就對了嘛?九爺那是生氣、在意、吃醋,纔會做出失控的事情,如果他不在意,不喜歡,隨便你和誰做什麼,他都不會有反應的。

你信不信,這件事如果真是蘭嬌,他的做法肯定又大不相同。”

江朵兒說的一本正經,義正言辭。

蘭溪溪秀眉蹙起,好像聽起來是有點道理?

可……薄戰夜喜歡她?不可能的,一輩子都不可能的。

她否認道:“你難道不知道男人都是佔有慾極強的生物?就算是不要的衣服扔到路邊,彆人撿去開心的穿著,他們都會不滿意的。

因此打住,彆說這種冇意義的話題。”

“嗐,跟你說的你都不信,不信算了,我去睡覺,明早起來再詳細跟你嗶嗶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