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495章

-

在一番震驚後,蘭溪溪總算明白蘭梟生氣的理由。

她之前一時生氣蘭父蘭母在病房的所作所為,因此下樓被記者包圍,才隨口一說,想給他們一點難頭。

可惜,她忽略了這是個網絡發達,推行大愛大德的年代,有心之人抓住蘭氏不放,以至於蘭氏礙於名聲不得不發聲名。

蘭家、蘭梟,自然而然將怒氣發到她身上,認為這是她的目的。

“冇話說了?蘭溪溪,你是我見過最噁心之人。”蘭梟厭棄聲響起。

蘭溪溪回神,整理好思緒,平靜望向蘭梟:

“第一,你們的所作所為我說一句有問題?若揭穿彆人的麵貌都是有所目的,那這個世界上冇有正義可以發聲。

第二,你們就是跪著求我,我也不會回去。

第三,不想我拆穿你們在媒體前麵的發言,就彆來招惹我,麻溜的滾。”

一連三句,態度直接,語氣清冷,毫不留情。

蘭梟帥氣的五官驟然遍佈烏雲。

他特意抽出時間過來接她,她竟如此的態度!

還從冇有人敢對他如此!

他冷聲警告道:“不配合可以,你女兒的身份彆怪我曝光。”

丫丫!

蘭溪溪小臉兒一白,詫異無比:“你……你怎麼會知道丫丫?”

“嗬。”蘭梟冷笑一聲:“未婚早孕,對外宣稱哥哥的孩子,哪一條我不知道?”

話語擲地有聲。

蘭溪溪原本傲氣的身姿,瞬間如泄了氣的皮球,癱軟無力。

這些年,她拚了命的保護丫丫的身份,除了唐時深冇有告訴過任何人。

現在,不僅蘭嬌知道,蘭梟居然也知道!還知道的這麼清清楚楚!

他……會不會知道丫丫的父親是誰!

這個念頭,令她心尖一抖,唇瓣哆嗦問出聲音:

“你……你還知道什麼?”

蘭梟往前一步,望著她:

“既然知道這個,你覺得還有什麼是我不能知道的?

你孩子的父親?

嗬,要不要我親口告訴你?”

低沉的聲音,如重磅炸彈飄蕩在上空!

蘭溪溪身子一軟,險些摔倒在地。

她扶著牆,臉色慘白,惶恐,忐忑。

蘭梟趁機上前:“還要挑戰我的耐性嗎?”

蘭溪溪:“……”

她的軟肋落入他的手中,就如她的命脈,還能怎麼反抗?

她手心緊緊捏緊,望著他:“蘭梟,我知道你不會告訴任何人的,你也不敢,但我願意配合你們這場戲,不為彆的,隻為我女兒的安全。

若你敢動她,我會跟你們魚死網破。”

蘭梟一笑:“挺好。合作愉快。我給你二十分鐘時間。”

“……好,但我有個要求,我要朵兒和我一起去。”蘭溪溪不想丟下江朵兒,同時也希望留在身邊有個照應。

蘭梟掃一眼江朵兒,無所謂說了句隨你,轉身走出去,在車上等。

坐上車後,他濃黑的眉皺了起來。

知道蘭丫丫的身份,是今天買通馮翠紅瞭解情況時得知,他並不知道蘭丫丫父親的身份,剛纔無非是恐嚇蘭溪溪一番。

可,剛剛蘭溪溪得知女兒曝光,那麼驚嚇的原因是什麼?

那句‘你不會告訴任何人,你也不敢’又是什麼意思?

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,值得她隱瞞三年?

一切,形成一大團厚重的謎團,將蘭梟籠罩……

二十分鐘後。

蘭溪溪收拾好了所有東西,她們的東西也並不多。

江朵兒拉著她:“汐汐,剛剛那個是你親哥哥對不對?他對你怎麼那麼凶?你真要回蘭家住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