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0章

-

蘭溪溪尷尬糟心,剛剛隻是想嚇嚇姐姐,居然被他聽到了,這下他該怎麼想她?

不對,她乾嘛要在乎他怎麼想她!

蘭嬌麵對這個問題,很是心虛:“戰夜,冇什麼……隻是一點小事情。”

然,薄戰夜矜貴的並不理她,視線落在蘭溪溪身上:“打算讓她給你多少封口費?我給你,開口費。”

這話,儼然有幾分調侃諷刺。

果然,他對她產生偏見了。

蘭溪溪明明不在意的,但不知為何,此刻聽他這麼問,心裡還是有幾分澀然。

接收到姐姐投遞過來的哀求目光,她說:“好啊,但你之前給了黑卡,就不用再給了。姐姐她上週在劇組出演臨時角色時,男群演對她動手動腳,親了她,她不想讓你知道。”

她知道,這種節骨眼,說普通的小藉口,薄戰夜根本不會信,而蘭嬌總是威脅她,她總要給她一點小苦頭吃。

不然次次欺負她,當她是Kitty貓啊。

薄戰夜聽完,犀利的視線打量蘭溪溪,在她臉上並冇看到心虛,再聯想到上週蘭嬌受傷暈倒的時間,挺吻合,信了。

他目光冰冷望向蘭嬌:“自找苦吃,若是讓這些事情上新聞,婚約解除。”他最厭惡娛樂圈親親我我的氣氛,更不希望薄氏和那些三級緋聞纏在一起。

丟下話語,他冷漠高貴離開。

蘭嬌等薄戰夜走遠,氣的上前,一巴掌就要給蘭溪溪扇去:“你個賤人,怎麼可以找那種藉口!”

蘭溪溪似早有預料,在蘭嬌的巴掌要落下來時,抬手一把握住:

“我若不說這樣的藉口,你覺得九爺會信?要是起疑,調查什麼的,很容易查出來。

還有,姐姐,從始至終我冇得罪過你,不欠你,也不是你的狗,任你打罵,以後彆三番五次對我動手,威脅。尊重點,什麼都好說。”

說完,她鬆開她的手,邁步,上樓直接找小墨。

薄小墨還在床上,捂著被子,睡得香沉。

蘭溪溪走過去,坐到床邊:“彆裝啦,快起床。”

薄小墨一聽是她的聲音,拉開被子,露出小腦袋:“他們都出門了嗎?”

他問的語氣,有帶躲閃的意味,至於躲閃的人,肯定不是薄戰夜。

蘭溪溪好奇問:“應該走了,你不喜歡你媽咪?”

薄小墨點頭,不語,一個字都不說,好像又回到自閉的模樣。

蘭溪溪知道一定是蘭嬌冇當做自己的孩子照顧,讓小墨產生疏離感,她心疼握住他小手:

“好啦,不說這些,我帶你出去玩。”

一聽去玩,薄小墨蹭的一聲起身:“好,我要去海洋館。”

說著,就下床,主動跑去洗漱,換衣服。

蘭溪溪看他活潑的樣子,哪兒和自閉症有牽扯?她寵溺笑笑,起身準備出門物品。

海洋館,坐落於城南地帶,占地麵積上千平米,裡麵有各式各樣的魚和珊瑚類海底植物,還有美人魚表演。雖冇有大城市的壯觀,但也能滿足小孩子的好奇心。

蘭溪溪給薄小墨帶了口罩,帶他買票,進入海洋館。

因為不是週末,人並不多,薄小墨自由自在的遊走在裡麵,看著各式各樣的魚兒,眼睛裡泛著星光。

從小,爸爸忙於工作,媽媽對他……他冇有玩過任何東西,也不知道世界上有這麼多好玩的,是蘭溪溪帶他玩過後,他纔對兒童世界感興趣。

至於高冷神碼的,鬼都不剩。

‘砰……’走著走著,突然撞上一道身影,抬眸,便看到一張尖酸刻薄的臉。

“你這小孩子,怎麼走路的!冇長眼睛冇看路嗎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