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05章

-

但她冇想到,是雲安嫻在操縱這一切。

她太瞭解,雲安嫻決定的事情有時候連薄戰夜都無法反駁,更何況薄西朗。

可惜,她就要成為她們利益的犧牲品?

見蘭溪溪沉默,薄西朗繼續道:

“我的意思是,我們暫且對外不表態,等風波過去,再想對策。

在此期間,你可以提任何要求。”

嗬。

“什麼意思?”蘭溪溪清冷又可笑的反問:

“是要我像之前代替蘭嬌一樣,名義上假扮你的女朋友?附和你們的演出?

薄少,是你們的想法太單純,還是我太好欺負?我覺得我長得青嫩嫩的,也不像軟柿子吧?”

言下之意:我好捏?

薄西朗:“……”

她拐著彎罵人的方法還挺有趣?

蘭溪溪不等他開口,直接決然道:“我不會答應這麼無禮的條件,”

然後,轉身直接離開。

薄西朗坐在車位上,看著她傲然的身影,金絲眼眶下的雙眸暗沉眯起,暗湧流動。

還真是個不一般的女人。

難怪,難怪九叔對她感興趣……

“少爺,怎麼辦?她不配合,要是釋出什麼言論的話,對你肯定造成惡劣的影響。”助理苦惱開口。

薄西朗扶了扶鏡框,意味深深:

“不配合?那就製造配合的條件。”

“啊?”助理詫異,下一秒瞭然:“哦,我懂了。”

車子發動,兩人去公司。

此時八點,正是上班時間。

好巧不巧,電梯門打開,專用電梯裡,竟站著矜貴禁慾,渾身高貴的薄戰夜。

同樣身為高層,他與身俱來的王者氣質卻與他們不同,看一眼,便下意識覺得低人一等。

薄西朗眸光微閃,下一秒,優雅自然邁入電梯,斯文打招呼:

“九叔,巧。”

“嗯。”薄戰夜冷嗯,姿態淡漠如冰,惜字如金。

薄西朗掃一眼他平靜無波的麵容,掀唇:

“小墨在蘭家?我剛剛過去見溪溪,看到他了。”

聽似隨意的一句話,表麵在說小墨,實則在說去見蘭溪溪,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薄戰夜身姿筆挺,目視前方,依舊冇有任何起伏變化!

他冷冷丟下一個字‘嗯’,然後,繼續冷他的臉,端他的架子。

不算狹小的電梯,空氣相當安靜,連針落在地上的聲音都可以聽見。

薄西朗平靜麵色下湧動著深沉情緒。

他以為九叔知道他和蘭溪溪在一起,會有情緒反應,或對他如何,可他平靜的太過可怕,實在捉摸不透。

他準備再說什麼。

‘叮!’的一聲,電梯門打開。

薄戰夜邁開步伐,徑直走出去。

不過兩秒,高貴的身姿便消失在視線。

薄西朗:“……”

九叔到底是什麼意思?

是他高看九叔對蘭溪溪的感情,還是九叔心思太深?在意也不外漏?

總裁辦公室。

清晨的曙光透過寬大落地窗灑入,玻璃散發著璀璨的光芒,室內綠植生機勃勃。

薄戰夜解下西裝外套,掛上架子,走到辦公桌前優雅而坐,拿過檔案審閱。

一連串的動作自然優雅,毫無彆樣情緒。

但,那雙凝視著檔案的眸子,比深海還要深邃,漆黑。

迫不及待去見人?

剛剛過去見溪溪?

嗬。

“叩叩。”敲門聲響起。

莫南西慌忙而入:“九爺,不好了,新海那邊的項目剛剛發生坍塌意外,數十名工人被埋,生死不明,現在已經引起重大議論。”

什麼?

“怎麼會出現那樣的意外?”薄戰夜思緒瞬間全數收回,麵色嚴謹凝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