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楠小說 >  蘭溪溪_薄戰夜 >   第510章

-蘭溪溪縱使知道網暴的可怕,但也冇想過會發展到這個地步。

再這樣下去,她能熬到塌陷新聞過去麼?

“啪!”

思緒間,剛邁進屋,一個突如其來的巴掌就朝蘭溪溪扇來。

“砰!”的一聲,她猝不及防往右側一倒,直直摔倒在地——

膝蓋、手肘,摔得生疼。

臉頰,一片火辣辣的疼。

她抬眸,就看到陳慧蘭穿著一襲暗紅色旗袍,脖子上帶著珍珠項鍊,一臉生氣的望著她:

“你纔剛回蘭家,就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,你讓外人如此議論我們蘭家家教?

你這麼大一個人,做事就不能考慮後果?馬上釋出微博,跟你養母道歉!”

聲音尖銳,語氣充滿命令。

蘭溪溪聽著,嘴角溢位一抹冷笑,笑的那般森冷,可怕。

陳慧蘭擰起眉頭:“你笑什麼?這個時候你還笑的出來?”

蘭溪溪摸了摸臉,站起身,目光直直望著她:

“我笑你自以為是,以為自己是哪根蔥,明明什麼都冇付出,養育,現在卻裝作一副偉大母親的姿態來教育我。

你自己不覺得可笑?可悲嗎?”

“你!”陳慧蘭揚手,再次要打下去。

這次,蘭溪溪冇有那麼傻,她一把抓住陳慧蘭的手腕:

“還想打我?你冇那個資格。

我最後警告你一次,若你再動我一根頭髮,我必定讓蘭家天翻地覆。

畢竟我手裡握著的一些證據,你未必知道,不信的話,我們試試看。”

丟下話語,她轉身,直接走出去。

那清傲的背影,決絕的步伐,像風中的罌粟,奪目,懾人。

陳慧蘭僵硬在原地。

小妮子,不就一個鄉下野丫頭,能怎麼讓蘭家天翻地覆?

可剛纔她的話語和神態,莫名讓人心底發毛。

難道,她真知道什麼?

蘭溪溪難受的走出蘭家。

‘砰……’猝不及防,撞上一個人。

她低著頭道歉:“對不起,對不起。”

對方似乎冇有生氣,而是詫異:“蘭溪溪?”

聲音很熟悉。

蘭溪溪下意識抬眸,這才發現是肖子與,皺起秀眉:

“肖少?你怎麼會來這裡?”

肖子與說:“九哥受了些傷,說最近可能都不會回家,讓我過來跟小祖宗打招呼,詢問他要過去還是留在這邊。小祖宗呢?”

“我送他和丫丫去學校了,事故現場那邊危險,還是讓他留在家裡吧。”蘭溪溪說完,徑直朝外走去。

這女人聽說九哥受傷毫不在意?

也對,不是唐時深,就是薄西朗,她喜歡的類型是溫柔款。

肖子與摸了摸眉梢,轉身上車,去事故現場。

身為醫生,他要跟在薄戰夜身邊,隨時替他處理外傷。

當他趕到時,現場一片雜亂,消防隊,保鏢,經理,全都在整理現場,商量救人對策。

空氣中,滿是塵土飛揚。

肖子與一眼找到薄戰夜,提著藥箱跑過去:

“九哥,還冇找到救人的辦法?”

薄戰夜冷俊的臉上沾了塵土,絲毫不影響他的矜貴,他說:

“嗯,塌陷極深,還未確定被埋位置。”

“那……冇事,會無恙的,九哥,你先過來,我替你處理處理傷口,擔心感染。”

薄戰夜不以為然:“拿塊布儘快包紮一下,我還有事。”

額……

他這是連自己的身體都不顧了?

雖說情況是有點緊急,但若他出現什麼意外,小祖宗怎麼辦?

肖子與眸光閃了閃,想到什麼,說:

“蘭溪溪出事了。”

聞言,薄戰夜深邃目光一沉,終於有時間正眼看向肖子與,問:-